大师网-带你快速走向大师之路 解决你在学习过程中的疑惑,带你快速进入大师之门。节省时间,提升效率

有时间见一面吧‖这些年,这个年纪


图片来自网络

文/小蟹

我们一路走,一路丢,一路努力,一路回忆。


1

前两天跟一个朋友聊天,提到这个年纪的我们。

TA说:

这个年纪的我,觉得感情应该自然而然,强求不来,彼此觉得合适,能适应对方的生活方式,就挺好。

这个年纪的我要去认识一个新的朋友,会心累。

这个不小不老的年纪,按理说正是血气方刚、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

但很多时候失去了冲劲,没了激情,迷茫,彷徨,力不从心。

感情上水深火热,争争吵吵,悲催的是,这么大还没谈过对象的人,二十好几岁还不知道爱情的滋味,更悲催的是,没对象没积蓄还被父母催婚,有种生无可恋的绝望。

朋友也因为各奔前程又长久不联系而渐行渐远。

工作上被领导骂的狗血淋头还得忍气吞声。

但是你还得拼命奔跑,哪怕一个人,哪怕被误会,哪怕遍体鳞伤,跌倒再爬起来,继续跑,你想要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甚至更多。

早就过了那个读书时单纯的年纪,那时爱情不管不顾,爱就爱了,爱就全心全意,现在没了一种悸动,不会为了爱情绞尽脑汁制造浪漫。

也不会为了结交新朋友,约酒约歌,绞尽脑汁找话题。

齐一的《这个年纪》里唱到:
这个年纪我已不再将就
有些事情无法强求
该来的总会来
该走的也无法挽留

既然不将就、不强求、不挽留,那就一路前行,跟着感觉走。


2

朋友有那么几个就够了,即使生活在不同地方,很久很久没联系,偶尔想起,打个电话也能嘻嘻哈哈唠个不停,感觉又回到了读书的时候。

我想起了雷和阳。

记得高三的时候,每当下课,我这个不安分的人,和雷各种开玩笑,满教室的跑,互相丢书,对骂傻逼。

还有阳,我们班长,有点矮,黑黑壮壮的,跟挖煤叔叔差不多那种,但戴着一副眼镜,又很有文化的样子。

毕业后,各走各路。

雷高考不理想,复读一年后去了衡阳一所大学。

阳和我一样,来了成都,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他是来上大学,而我是参军入伍,即使同在成都,也只见过一次面。

我以成都为起点,奔向大凉山,辗转北京,跑去西藏,再回成都。

奔波累了,我说,就待在成都吧,这是对于工作而言。

休假后,我还是会到处走走看看,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前方永远有希望。


3

时光一晃,五年。

五年,不短不长,但能改变很多事情很多人。

雷的大学生活多姿多彩,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各种聚会,到各地旅游,每一张自拍照都挂满了笑容。

阳考上了研究生,继续深造。

我们都在成长,前路漫漫,又总相信前途一片光明。

今年七月份,我打算休假,给阳发微信说想见见他。

他说,来吧。

他要带我在大学里走一走,因为我一直嚷嚷着要去他学校看美女。

给雷打电话,他也说来吧,包我吃住,因为他今年毕业留校当老师了。

心里满满的感动,时间走了五年,友情一直还在。


4

最最让我欣慰的是,小小营区里还有一个这一辈子都会记住和值得记住的铁哥们,港姐。

我和港姐是同一个县城的,这是下连之后在大凉山才知道的事。

大凉山深处,山高水长,人少荒凉,随便你对着空谷高山吼叫,都没人理你,没人嫌你吵吵。

一天生活,训练、上哨下哨、吃饭睡觉。

我和港姐喜欢在下午没事的时候,跑到楼顶晒太阳,逗狗,楼顶那条小黄狗可爱极了。

蹦蹦跳跳,会竖着耳朵站起来,会挠人,会舔人,会“咦咦咦”撒娇,或者在地上打几个滚可怜巴巴望着你。

看着它,心都化了。

我还喜欢边放着音乐,边抬头仰望天空。港姐说我这样忧郁不好,容易短命。

他不知道,其实我是抬头看那楼后山上高高悬着的石头,我总怕它在我睡觉的时候滚下来砸到我。


5

2014年的时候,我和港姐一起离开了大凉山到成都学车,深厚情谊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我、港姐、还有荣,住在一个寝室,一起吹牛皮,一起唱歌,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讨论“交规”要考的题目,一起骂哪个班长损。

出去路跑的时候,互相指导摆pose拍照,想留住那二逼时光,现在偶尔翻看那时候照片,还觉得时间没走,不自觉笑起来。

学完车后,他留在成都,我回大凉山,就此分开,因为这事,我闷闷不乐一段时间。

每当我一个人去看小黄狗的时候,就骂他是个叛徒,还叫上小黄狗一起骂,小黄狗兴奋的又蹦又跳又摇尾巴,表示赞同,这让我感到很欣慰。

不久后,小黄狗得病死了,我难过一段时间,把它丢进雅砻江,我希望它能随着江水飘向远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从那以后,我不敢和狗狗太亲近,我怕它走了我会难过,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我知道的。


5

后来哨位上来了小黑,我尽量离它远远的,时常把它关在门岗外。

即使它经常摇着尾巴屁颠屁颠跟我拦车,查车,看通行证。

在某个午后,它还会偷偷用它的小爪挠我脚,让我想起小黄狗,想到小黑有天也会离我而去,所以怕。

这让我很纠结。

2015年,我离开大凉山,去了北京。

小黑还在洞口那个哨位上跟着战友一起执勤,我坐车经过哨位时,它还追了一段路,可能是闻到我的气味,或者只是爱上这身熟悉的迷彩。

我想下车,可是前行的人,始终不能停留太久,它是属于大凉山的,属于那个哨位,会有人好好待它,它有它的使命,它会出色完成任务。

6

人生第一次去北京,从成都火车北站坐27个小时火车到北京西站,痛苦难耐。

帝都就是帝都,出北京西站时,凌晨三点多,依然车水马龙,灯火辉煌。

我和文提着大包小包去找出租车,在半路上遇到黑车司机“好心好意”领路帮我们找酒店,车费钱被坑。

明明只要20块钱就能到,他收了我们80块,还是酒店的托儿,另外能赚50块,让我很气愤。

在北京第一次坐地铁,我和文想去看鸟巢,两个二楞坐反了方向,快到终点才发现不对,换乘兴致缺缺坐回去。

第一次去看天安门,正是阅兵第二天,心情很激动,但现场除了未收完的板凳外,还有满地白色垃圾,让人很反感,低素质的人太多。

第一次去爬长城,从昌平出发,滴滴司机非得载我们走什么十八盘公路,拐来拐去晕头转向,离长城登入口还有三公里处,车堵得一动不动,于是下车走路。

一路上东拍拍,西拍拍,遇上一群老外,想过去打招呼,奈何英语太烂,无法正常交流,发誓要好好学英语,两天后激情褪去,不再提及。

长城上人挤人、人看人,有人上山有人下山,突然觉得壮观的不是长城的风景,而是依长城形成巨龙般的人流涌动景象,蜿蜒盘旋山间,日出而醒,日落而眠。


7

在北京的一年,不断挑战自己,不断突破自己。

自信,担当,失落,无奈,坚忍。

自告奋勇当班长,后来当模拟指导员。

事情安排不合理,底下兄弟有意见,任务完成不够好,领导劈头盖脸一顿骂。

很多事情没经验没把握,走一步看一步,摸石头过河,走的特别累和艰难。

但总算启程了,就不会因害怕未知而停下。

学院开展运动会,积极参加,虽然拼了命也没得名次。

学院开展歌唱比赛,我也参加,往台上一站,哆哆嗦嗦,海选时就被淘汰,依然觉得自己很棒。

听教授讲座,感动得热泪盈眶。

有梦想就义无反顾去追寻,行动起来,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晚。

以前最讨厌的书本,现在能心无旁骛看上两三小时,开始拼拼凑凑写文。

舍得买几百块一件的衣服和鞋子。

舍得吃一顿几百块钱的饭。

离开的时候,大队长说我具有南方人踏实肯干勤劳朴实的特质。

我嘿嘿憨笑说,我只是一个普通士兵,做好本职工作而已。

8

2016年7月初回到成都,我不愿每天过着起床、吃饭、训练、睡觉这样重复的生活。

我喜欢折腾,来点不一样的刺激。

我申请去带新兵,领导说我刚回来实习,不能去。

我申请去西藏,批准了。

一路欢喜踏上西藏的路,一定要去离天堂最近的地方看看。

天高地阔。

呼吸高纯度的空气,看最淳朴的笑容。

其实心中所想的这些都是转瞬即逝,都是路过,可我愿意留住瞬间美好,藏在记忆里。

我看到蓝的跟天一样的青海湖。
我看到成群的牦牛和羊。
我看到常年不化的雪山。
我看到满山的五彩经幡。
我看到贴满牛羊粪的藏民房屋。
我看到淳朴甚至有点傻气的笑容。
我看到穷困却依旧幸福和睦的家庭。

这些让我既心酸又羡慕。

在西藏的一个多月里,我经历了三次生死。

一次引水隧洞里电缆漏电。

一次开自卸车卸料碰到高压电,火花四射。

一次倒车陷入软泥,车头翘起很高,有种飞机起飞的感觉,车后轮是二十多米水深的围堰坝。

从惊吓到平静。

我明白,工作是为了提高生活质量,牺牲健康去换金钱是最愚蠢的做法,多陪陪家人,每年抽点时间去旅行看世界,要奋斗也要享受。


9

回成都后,港姐问我,还走吗?

我说,不走了,经历过生死的人,可以折腾但别作,就成都吧,挺好的。

港姐抱抱我,嘿嘿笑,不需要太多话语,彼此都懂。

上个星期,港姐给我微信语音聊天,我没带手机。

后来我找他,他说,家里出事了,回去一趟,跟我说一声,怕我见不到他人,想他。

他说,他很想念那时学车的日子,一起疯一起二一起犯傻,一起摆pose拍照,一起讨论姑娘,翻着手机里那时照的照片想哭。

我说,一路平安,保重身体,等你。

话语有点肉麻,但不觉别扭。

真心把彼此当一辈子兄弟的人,才能感受到这种浓厚情谊。


10

看到过许多告别,经历过许多告别,看到过一些死亡,经历过生死瞬间。

我们一路走,一路丢,一路努力,一路回忆。

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的路走着走着就宽了。

幸好还有那么几个朋友陪在身边或奋斗在远方、活在心里。

人来人往,不要走的太匆忙,但也别停滞不前。

到了某个年纪,我们喜欢回忆,喜欢追逐日出和日落。

我们愿意不远万里去曾经心心念念要去的地方。

我们喜欢夜深人静时拿出曾经的照片,左翻翻右看看。

似乎想起了什么,犹豫要不要给远在天涯的朋友打电话,手机拿起又放下,最后还是打了过去。

TA接起,熟悉的声音,让你感动落泪:原来你也没睡啊,有空见一面吧。

有空见一面吧,朋友。
有空见一面吧,亲爱的姑娘。
“爸妈,今年过年我回家。”


《我们的时光》

–赵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