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网-带你快速走向大师之路 解决你在学习过程中的疑惑,带你快速进入大师之门。节省时间,提升效率

阻挡时间的方式



图片来自网络

01

今天又看了鱼类洄游的纪录片,第一次看,是在一次英语能力练习中。因为昂扬顿挫的配词与沉郁雄浑的音乐烘托,我不能仅仅只以科学的角度去看了。

我不得不去想形而上的问题。推着生命走向前的什么?只是“要活下去”的本能使然吗。我看到更多的是,个体为了整个种族能够绵延下去,而不惜付之生命代价的悲壮。人类的生存之道,不比动物高明多少。他们似乎比我们更懂得个体与群体之间的存亡关系。

大自然中的伟大是什么呢,是另一种意义的涅槃重生。是以死亡来成就的生之希望;是把个体的有限,熔铸在族群的延续和与之相关的其他生命中,是用个体的短暂铺设成的绵长。此过程中,一条鱼是生命的一次承接,整个鱼类也在这一次一次的“传递”中,才成其为鱼,而获得“永生”。

科学对物种的定义是:一群可以交配并繁衍后代的个体。天地间,绝对单一的个体是不被定义的。它属于浩瀚的时空中之外。大自然的相处之道,从来不容许过分“自私”,这样才有到达的地方。

让巧合再巧合一点,我忍不住,把这种鱼称之为“归鱼”。它原本叫鲑鱼。到季节,它们从海洋溯河而上,无可阻挡。在途中,需要飞跃瀑布,抵制干涸的危险,有些被疾病拖滞,有些会被沿途的鸟兽捕食,以及一切未知。当抵达出生地的时候,它们的身体涂上了壮丽的鲜红。

雌鱼产卵后,生命也被消耗殆尽。小鱼出生后在河中没有充足的食物,靠父母的尸体为食长大。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又不断地游向大海。然后,重复着这个族群不变的使命。

科学对洄游解释,就是繁殖。是“本能”的强力召唤。一直奔赴,然后,养育了那些饥肠辘辘的捕食者们,肥沃了河岸的土壤,让植被郁葱。而,生命为什么一定要非去不可!一种生命是建立在另一种生命之上的,我不是我,你不是你,我们的躯体里含着其他生命赋予的血脉和世界的呼吸。

一切生灵的本性,都如飞蛾赴火般,朝圣一种光明和希望,而得到延续的意义。让每一秒的流逝迸发出美,让每一刻的死去燃烧锻炼出璀璨的火花,这就是海德格尔的“向死而生”了。如果延续不中断,那么时间死亡。

“归”乃回归于“生”,这是我们做一切的意义归旨。不只是动物!所有的生命免不了会有那样一种“与生俱来”,“与死对抗”,都紧握一种执着!

只是有些选择了一种悲壮,无悔,惨烈的方式!大自然中的一切个体,都在用自己特有方式来把“生命”这种馈赠演绎得淋漓尽致!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挣脱着宇宙洪荒“渺小”的框定。不甘卑微,失声“呐喊”。


02

那么,人类内心的最诱人的召唤是什么呢,本来也是回归,回到自己内心的渴望,回到初心,一种不会背离“我只为我的”执念,握住不让自己坠入万丈悬崖的藤蔓,然后,竭力跋涉。有那么一刻,让“我”觉得自己凌驾于时光之上,而不是被拖拽着行进步,被消耗,被掏空。

可是,慢慢地,我们要求得更多,也得到了更多,也负赘更多。于是,我们听不见,或者不愿意听这声音了。我们让欲望无止境膨胀,麻痹在飘飘然的享乐之中,把自己推向一种“得到越多,却越空虚”的泥潭。

艾略特的《荒原》以“死而再生”和“寻找圣杯”的神话为原型,预演了人类贪婪的后果。后者讲述的是:象征着生殖和希望的“渔王”因受了伤,而致使大地龟裂,一片颓然。荒地上没有一点水,没有色彩,只有阴沉的荒芜。诗人负担起“寻找圣杯”,寻找希望的使命。

河边的帐篷破了,树叶最后的手指

抓着濡湿的岸边,然后沉下去。风

吹过褐色的土地,无人听见。那些女神一一去了。美妙的泰晤士,轻轻流吧,直至我唱完我的歌。

... ...

命运的导向不是灭亡,时间的导向不是注定的生之对立,这是人类强加的解读。我们的结局不是只有“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掺合在一起”的残热四月;不是只有刻意让人错过的绽放和春天,不是只有“一无所有”的结尾。“荒原”是自己造成的。

我特别害怕“历史虚无主义”,他们跳不出自己,才觉得生命是一场谬误,是世界的亏欠。更害怕无力的哀叹和自己闭着眼渲染的感伤。没有绝对的凋零,只有绝对的绽放。

我们从动物进化而来,得到了今天的人类社会。在文明的界定中,本能似乎成了一个带有原始野蛮的负面词。显得低级。可是,生命的本源处,也有像“鲑鱼”一般的强烈 ,让流逝酝酿“新生”的笃定。这是我们该归去的地方。

“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把自己置身于世界,置身于于生命浩瀚星河,有一缕光总会是“我",短暂便不只是短暂,渺小也不只是渺小。

古人“天人合一”的思想,有一种智慧在。天地与立,造化殊同,这是我们的出发之地。

时间的坍塌牵制着了那么多的——此生决定。“逝者如斯,不舍昼夜”,是时间不舍,还是我们步伐不对。“随波逐流”不适用于时间,因为这样,只会消逝得越快。永恒是什么?不是时间的无限,不是长生不老,是那一刻生命“对时间枷锁的赫然挣脱”。

大与小,轻与重,如何去界定?我们每一个人各执一词,茫茫无涯际。我不想去纠结长短,回到“此在”,此在的重量,担负着踏实,全情或者忘我。回到一种本真,从时间逆流中前行,不至于落空。

我是那个寻找“圣杯”的少年。最好,你也是。无关荒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