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网-带你快速走向大师之路 解决你在学习过程中的疑惑,带你快速进入大师之门。节省时间,提升效率

基督城的咖啡茶(连载39)


85

汪春握着鱼竿望向大海深处,他钓鱼技术算是顶差的。饵料用的最多,钓上的鱼最少。周婷婷坐在他身后,两人时不时地说上几句,聊些学校里的琐事。陶子就在旁边听的清楚,的确如苏珊所说,除了学习外那俩人没有别的话题。宋迪挤着陶子,絮絮叨叨的说着很招笑的笑话,可陶子心不在此,笑不出来。另一边徐剑锋在收拾钓上来的鱼,刮鳞去腮的动作有些笨拙。陶婶很好奇柳眉没有来,却跟来个日本女孩。私下里问薇薇安是否徐剑锋移情别恋,薇薇安忙说不是,并将徐剑锋英雄救美的故事告诉陶婶,着实令陶婶惊诧。

陶叔正在烤鱼,海风将香气抛向整片海滩。他带来中国白酒,因为薇薇安已经学会开车,所以黄一凡能陪着陶叔喝上几杯。杯酒间,黄一凡将最近在公司里的表现向陶叔做汇报。陶叔边听边称赞着,黄一凡忙谦虚说还需努力。陶叔把烤好的鱼夹给陶婶,陶婶再分给众人,手上不方便拿的陶婶会放在每个人嘴里。陶叔借着酒劲,话也多了些,烤着鱼对黄一凡说:“你知道做买卖什么最重要吗?”黄一凡摇头说不知。陶叔又给黄一凡倒上一杯:“以前国内有些做生意的朋友,有次听朋友说过这样一句话,‘围住朋友丰身宝,争得钱财祸根苗’。刚才听你说业绩做的非常好,可其他人一单都没做成?”

“对,他们一单都没有。”

“那你该帮帮他们,分一些给他们。”

“分给他们?”黄一凡没想过将业绩分给别人,这相当于在分他的提成。

陶叔将烤架上的鱼翻转后刷上一层烤酱,把烤好的鱼盛放到盘子里递给黄一凡接着道:“你分给他们了,不就是朋友了吗?”

“可这年月多是白眼狼,分给他们业绩,他们也未必念你的好。”

“那不更好,你被人需要,你就有价值。白眼狼可比一般人聪明,你有一群聪明人需要你,意味着只要你鱼钩挂上肉就能让一群聪明人做你想他们做的事。”

黄一凡接过鱼品味陶叔的话。

陶叔接着道:“尝尝,这是我自己调的烤酱。”

黄一凡用筷子夹起一块放在嘴里,味道很不错,大加称赞说是有股烤牛肉的味道。陶叔很是得意,喝了口酒:“还有,这烹饪啊跟做生意一样,调换个配料就是个新的味道。最近我在看易经,这个易经的易字你了解吗?”

黄一凡摇着头看着陶叔。

“易字上面是个眼下面是个手。意思就是交易,是说这世间万物转起来起来才有生机。烤鱼不是必须放辣椒孜然,也可以试试别的。”陶叔喝的很美讲的也很美。

黄一凡听过陶叔说的话盘算起自己的事,恍然间若有所悟。

宋迪端着烤好的鱼来要喂陶子,苏珊马上把盘子抢过去自己去喂堂姐,令宋迪的殷勤洒落一地。陶子笑着吃上一口,甚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苏珊后便把盘子接过来。叫宋迪帮着扶鱼竿,自己则转身去喂汪春。汪春没想到陶子会喂他吃的,下意识的向后躲,用余光去瞟周婷婷,周婷婷侧过头装做没有看到。汪春怕当着大家拒绝陶子会很尴尬,只好浅咬下一片。喂过汪春后陶子还用纸巾为他擦擦嘴角,原本这样的举动在友人间不甚为过,可这几人的心事仅隔着窗纸半张,足够在心里炸个人仰马翻。汪春赞鱼烤的入味,心中却是忐忑不安,尤其在夜影中瞧不真切周婷婷的表情。他借口去看陶叔烤鱼,匆忙跳出是非圈。陶子看着腼腆的汪春,有趣的笑了笑后将那盘烤鱼又递回给苏珊。周婷婷倒还好些,依旧是面沉似水的看着起伏的海面。而宋迪双手搓着钓竿,心下里横竖不是滋味。

陶婶招呼徐剑锋去吃些东西,徐剑锋抬头答应着,结果一不留神将手指划出血口。伤口很深,皮肉翻出来向外涌着血。KYOKO一声惊叫后,忙拉着他用清水去清洗,所有人闻声围过来,见此景象不禁唏嘘。出来钓鱼,谁也没带着止血之物,陶婶只好先用餐巾纸将伤口裹上,说是要徐剑锋去医院。徐剑锋把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认为这点伤不至于跑到医院。

汪春趁机要去买些纱布,陶子说知道山边有家便利店要一同去,结果宋迪又说也要跟着去,苏珊紧跟在后面也不肯被落下。徐剑锋看着这一串人前仆后继,茫然的以为是要截肢。汪春本想着借此逃开这风口浪尖,但此时却显得更为尴尬,看着周婷婷,多希望她能是部X光扫描机,将越描越黑的场面看个通透。黄一凡看着汪春憋紫的脸,忙站出来劝阻几人,只叫汪春和宋迪两人去,留下陶子两姐妹。汪春立即带着宋迪驶离雷拓顿港口驶上主路。

车厢里很安静,汪春不知面对好友自己要说些什么。突然,宋迪在一阵沉默后严肃的问道:“春,你是喜欢周婷婷还是喜欢陶子?”。

汪春尴尬地支吾了半天:“你这么了解我,不知道吗?”

宋迪点点头:“那你看出陶子喜欢你吗?”

汪春听着心头一颤,想到陶子喂他吃鱼的时候见周婷婷避开头,心中暗叫不好。脚下加紧油门,不远处已看到24小时便利店的招牌灯箱。由于想的太过专注忘记回答宋迪的问题,宋迪拍了拍汪春,汪春这才晃过神来:“你什么意思?直接说。”

“我就是想说,以后你能不能帮帮我,帮我和陶子...之间...。”宋迪欲言又止。汪春能明白宋迪意思:“你是想说让我少和陶子接触,是吧?”

宋迪狠命地点头之际,车便开到便利店门口,两人进店找棉签纱布和胶带。可找了一圈想要的东西全然没有。宋迪问汪春拿包卫生巾先顶一下可不可以,汪春没有搭理他,拿起一包湿纸巾和胶条。匆匆忙忙的结过账,又再次窜上车往回赶。坐上车继续前番的话题:“你想的事我明白,我跟陶子姐之间什么也没有。而且你也放心,我躲她还来不及呢!不可能和她怎么样,我答应你一定和她少接触。”

宋迪听到汪春做出保证,咧开嘴拍着汪春笑着。他哪里知道汪春对于陶子这样西式的女生是招架不来的,尤其对那些年龄比他大的女生都有着心理阴影,巴不得有些距离。但最重要的是,他正愁着如何在周婷婷那里把自己干干净净的摘出来,不令她误会。想到此处汪春也对宋迪说:“别光让我帮你,你也帮帮我。”

宋迪点着头:“帮你和婷婷?我早就开始帮了,没看出来吗?”

两人有着七八年的交情,事情被挑明反倒省下一番唇舌:“我知道,可我跟婷婷之间的事就求你别掺乎。你能别让陶子给我添乱,你也别给我添乱,我就感激不尽。”

“OK,了然,放心,我全懂。”宋迪此时心情大好,与汪春统一共识达成攻守同盟,两人在车里握了握手。

待赶回港口,几辆车开启车灯照亮。KYOKO接过买来的东西很茫然,纱布胶带一样没有,连消毒水也没有。汪春解释雷托顿港比较偏僻,只有家24小时店,店里没有需要的东西。KYOKO只好先用清水给冲洗了伤口,再拿湿纸巾裹上手指用胶带封好,简单处理过后就要徐剑锋去城里买消毒水,

徐剑锋大大咧咧的说捂上一阵就好,根本不用大费周章。但KYOKO却很坚持,还要用上药膏,尤其收拾鱼划破的伤口太易感染。而且众人都要他去城里上药,你一言我一语,说的他实在熬不过,最终只好答应。

待汽车发动,徐剑锋冲着KYOKO用中文意味深长地埋怨:“就因为你,干半天活,啥都没吃就被轰走。你个败家娘们!”说罢哼了一声扬长而去。只是KYOKO听得雾水一片。

86

沈海岚并没有想到自己可以看完一整部电影,刚出放映室便同李墨交流起来。电影放映室外是游艺厅,都是些投币的游乐机,沈丹童探脑的向人流外挤。他刚到基督城不久,却来过许多次。来看电影,其实是想在这里过过手瘾。

可沈丹童刚掏出游戏币就被他姐姐拉住,他又嬉皮笑脸的边央求边将游戏币投入抓娃娃机里,攥起姐姐的手放在操纵杆上抓娃娃。沈海岚从未来过游乐厅,玩了几下倒觉得蛮有意思,李墨也在一旁看着有趣。沈丹童见俩个女生玩的渐渐投入,在留下些游戏币后,悄悄的消失在游戏厅里。待沈海岚想再找他时,竟已经不见踪迹,气的只好一排排去找。

俩人找过许久,突然听角落里一阵吵杂,正见沈丹童正与一华人狠命的拍着游戏机按键,两边已经围上四五个华人青年。吵杂的声音正是沈丹童发出来的,那种声音充满小人得志的炫耀,极惹人厌烦。似乎是沈丹童赢下游戏,得瑟的看着身边的人问有没有人敢来挑战。沈海岚忙赶过去,钻过人群把弟弟拉出来,沈丹童非常不乐意,甩开姐姐的手。接着抬着脖子得意的向四周叫嚣,问着有没有人敢与自己打上一局,说着从兜里掏出100纽币,扬言只要打赢他纽币便可拿走。沈海岚气的拼命拽他,可就是拽不动。这时有个烫着爆炸头的亚洲男孩嚼着口香糖坐在游乐机前投下币,轻佻的看着沈丹童。沈丹童立刻来了兴志,俩人舞动起游戏杆,沈海岚见事已至此,只好气的站在旁边,李墨也很是无奈,开始后悔答应来看电影。

沈海岚和李墨看不懂他们玩的是什么,电子屏幕上全是打打杀杀的画面。但能从沈丹童骄傲的神情中看出,他即将会赢下这一局。

果不其然,沈丹童在他充满挑衅性的欢呼中获胜。还得意的问着对方要不要拜=师。对面人动了怒,一把就揪住沈丹童的衣领。沈丹童心里发虚,但嘴上并不示弱的骂着对方,看着就要扭打起来。游戏厅里顿时喧闹起来,惹得周围人围观。沈海岚与李墨赶紧上前劝阻,可却分不开,眼看局面就要失控,突然有人扒开人群拉住爆炸头的肩膀。爆炸头回过身,气焰顿时去了半截,松开手退在一边。沈丹童也很惊奇,上下打量起来人。李墨认出解围的正是乔艾伦,乔艾伦笑着叫过一声‘大嫂’。由于李墨与小胡子的关系,平时13A的人都会半开玩笑的这样叫她,李墨不喜欢这个戏称,但眼前的形势不便掰扯这事,于是问乔艾伦:“他们是你的人吗?”

“怎么可能?基督城13A的弟兄哪个不认识你,怎么可能知道你在还敢动手?这兄弟是台湾帮杰森的人,是吧?”爆炸头男孩知道自己大佬杰森与乔艾伦既是朋友又是商业上的伙伴,为给面子才松手退到一边。

说话间王冉带着袁秉恒与柳眉也穿过人群过来,李墨与沈海岚一眼便看见袁秉恒正搂着柳眉,不免心底一颤。柳眉也未想到李墨与沈海岚在此,忙将袁秉恒搭在自己肩上的手移开,转身闪出人群。李墨认识袁秉恒,但不知他如何会搂上柳眉,而徐剑锋却不在身边。看着柳眉挤出人群消失不见,留下不少疑问。这时王冉凑到李墨身边:“怎么今天一个人出来玩?胡子哥没有来吗?要打电话叫他吗?”

李墨僵硬脸说不必,只是和同学出来看场电影而已。乔艾伦看了看李墨又看向沈丹童,笑着搂过沈丹童对爆炸头:“这是我们13A的朋友,刚才算是不打不相识。都在基督城混,握个手就全当过去!?”

爆炸头看看四周,无奈的伸出手,沈丹童也照乔艾伦说的伸手和爆炸头握了握。乔艾伦看着很是满意又说上几句场面话后,爆炸头垂头丧气的离开游艺厅,围观的人也都各自散去。一场险些闹大的局面得到控制,沈海岚忙从乔艾伦身边拽出沈丹童,又谢过乔艾伦后便要离开。乔艾伦叫住沈丹童递过一张名片:“以后他们台湾帮再有人找你麻烦,就联系我们13A。”

沈丹童眼神中充满崇拜和感激的接过来,恋恋不舍的被拖出电影院。待走到停车场,沈海岚夺过名片撕个粉碎,急的沈丹童推开他姐在地上捡碎片。李墨也看不下去,懊悔来电影院沾上这一票恶心事。

躲在游艺厅角落里的柳眉也是一副愁容,她担心自己与袁秉恒的事会被沈海岚和李墨传开。那样,她将无法在朋友圈中立足。基督城不大,总会遇到熟人,这种提心吊胆不敢见光的日子,令她手心的汗不断往外冒。王冉见柳眉躲在角落,用眼神问袁秉恒缘故,袁秉恒摇摇头表示并不清楚。于是王冉叫他先离开,自己则坐到柳眉的身边拉起她的手:“刚才你怎么突然就走了?”

“王冉姐姐,我...。”柳眉不知如何将心中的顾虑讲出来。

“说吧,有什么事情你还有我们这些朋友帮你嘛,说来听听。”

柳眉低着头不好意思:“我跟阿恒...那个了...可还没有在一起,我还有男朋友,刚才遇到熟人,我怕...我怕我和阿恒的事被传出去。”

王冉装作吃惊状:“啊?你们发生关系了?还没在一起?”

柳眉低着头说不出话,她依旧与徐剑锋没个明确了断。而且就算了断,袁秉恒也没有给她过肯定。处在两难的境地,自己也不知自己算做什么。

“你没和你男朋友分手吗?还是..还是袁秉恒他...不想承认?我要好好问问他。”王冉起身佯装要去找袁秉恒理论。

柳眉拉住王冉忙为袁秉恒开脱:“不是的,真的不怪阿恒,是我没跟原来的男朋友说清楚,不怪他。”

王冉嘴上假意埋怨袁秉恒,也嗔怪柳眉:“我当初只是介绍他教你玩老虎机,没想到你们就..!你们这也真是...。那你男朋友呢?怎么打算?”

“我也不知该怎么办!”

王冉无奈的摇头:“你刚才说的熟人是李墨吗?你想多了吧,我也认识她。她上预科前经常出来玩,没见她和你们那群人有来往。”

“不是李墨,我说的是沈海岚。就是刚才那个黄毛的姐姐,站在李墨身边戴眼镜的女生。她和我都在念一个语言学校,而且现在和我男友在一个班上课。如果她说出去,我...”柳眉不敢想象后面的事情。

王冉这时才听明白:“那你还爱你男友吗?”

柳眉抬起头看看王冉,又看看不远处与乔艾伦打游戏的袁秉恒,叹口气:“其实一直都没爱过,但我很感激他。在我最难过的时候,他在身边安慰过我。”

“那你爱袁秉恒吗?”

柳眉想都没想的回答:“当然爱,只是...只是觉的有些对不起我现在的男友。”

王冉笑了笑:“既然遇上你爱的人,那你继续和你不爱的人在一起,两个人都痛苦。你耽误他,他也耽误你。或许放手是给他寻找幸福的机会?”

柳眉听着王冉的话,像是说出心声。她看着远处的袁秉恒,险些又把自己看化。深思一阵后道: “那离开我男友我该怎么办?我已经没有HOMESTAY,一个人住哪里?要是在学校里见到他那多尴尬!”

“哎,我的傻妹妹,在基督城你只要有钱还怕没有住的地方吗?”

“可是我的那些朋友该怎么看我呢?”

“你会有新的朋友不是吗?比如我们。”王冉笑着拉起了柳眉的手。

[青春]基督城的咖啡茶[目录](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