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网-带你快速走向大师之路 解决你在学习过程中的疑惑,带你快速进入大师之门。节省时间,提升效率

自由意志与梦想

昨晚看了《木乃伊》,觉得女木乃伊真美,特别动人。就像健身房里那个穿着露背装紧身裤健身的姑娘一样。脸不是很美,但是很有感觉。

换做小时候,我只能说这种叫做妖艳贱货。哦不,那时候并没有妖艳贱货这个说法。那时候我还喜欢文静,内敛,瘦弱,以及微胸。可是现在却不同了,我更加喜欢美胸,美臀,以及活力和阳光。也包括这种妖艳贱货。那么在经历了十多年的成长之后,是什么改变了我的审美偏好呢?是生理机能,是熏陶,还是自由意志?

我对阿德说,我不相信自由意志。我认为人没有自由意志。

他问我,你怎么定义自由意志?

也许说起来并无意义,但是从终极层面,我认为我们是没有自由选择的权利的。更重要的是,我们没有自由选择的意志。

我就不枚举什么科研发现了。我只单纯从逻辑出发,比如你说你对一个姑娘一见钟情。为什么一见钟情,可能是你先天性的就对这类女孩特别有感觉。那这就是基因决定的。可能你看过某部影视中的描述,然后对这种类型女孩产生了好感,继而产生了联想。那就是影视剧的表现力决定的。

我们去超市买洗发水,看着琳琅满目的洗发水,我们不知道应该怎么选择。我们想起来最近的海飞丝广告,于是买了海飞丝。那就是这则广告决定的。但是你会说,我有意识,我会意识到自己正在受广告的影响。我会意识到自己受了影视剧的影响。我们可以选择不做这样的选择。

你当然可以改变选择,没人会来约束你的选择。但是当你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只是在你的计算公式中增加了一个“因”进去罢了。

中国人讲因果。也许因果是对世间最好的描述。这里不是指好人有好报,坏人有恶果。这里指的是,动因,以及择果。你这样选择,一定是有因的。你谋杀了这个人,你一定是有动机的。你也许觉得杀人有快感,那你就是受欲望驱使的。

在《西部世界》里,伯纳德管理着人造人。当他知道自己也只是仿造已故开发者阿诺德的人造人的时候,他的内心或者说系统崩溃了,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可是这些对痛苦的感知,也只是一种设定。就像一只玩具狗被设定为,你踢它一脚,他就要叫一声一样。也许机器人的痛并不像人类的痛,他可能只是一种外在的设置,他或许没有心,只是对此类事件的智能识别。然后佯装成心痛的样子。你会说,那都是假的。可是你认为人就是真的了吗?

人为什么会心痛?

人在产生悲伤情绪的时候,脑垂体分泌浓烈的情绪激素,对呼吸中枢和循环中枢产生微妙影响,因此,人在难过得厉害时,一方面可能无法呼吸,另一方面,心肌搏动失速,引起心肌缺氧,从而产生缺氧性疼痛。

不管它是什么,总之这只是一种面对你无法接受的情境时候的应激反应。心痛是为了让你活下来,就像手被针扎会马上缩回来一样,条件反射让你避免可能存在的更大伤害。神经性条件反射是硬件上的,就像我们的电脑手机在硬件上就增加了这些功能,使其反应迅速。而情绪这个东西有时候更像软件,他是需要加载的。被针扎的时候,你并不会生气。当你缩回手之后,看到是你的朋友在跟你恶作剧。你分析出你被朋友耍了,于是你开始肾上腺素飙升,你开始暴跳如雷。最终你将朋友暴打了一顿。

但这依旧来自我们的生物设定。我们的身体被设定为根据条件反射。我们的行为模式被设定为对数据分析结果进行反馈。

人的行为模式的确是多样化的。我突然往墙上砸了一拳,没人让我这么做,我也不需要这么做。为什么我突然往墙上砸了一拳?我们有时候或许无法确切的推倒出一个人的行为和动因。就好比你一直觉得这个人平时规规矩矩的,很乐于助人。但是这样一个人有一天却杀人了。就好比这个人的行为表现是B,然后你推测他的性格是A,结果有一天他做了C这件事。

表面上,你或许无法理解他直接从A到了C这个原因。这个原因只有他的内心知道。

市场也有这个特征。我们有一些分析方法,通过一些指标来推导以及预测市场未来可能的走向。但是影响市场的因素却是多样化的,也是我们无法穷尽的,我们只能尽可能获取更多的数据样本进行分析。但是我们仍旧无法准确预测,影响市场的因素互相影响,不断交织。它甚至成为一种有机体。那么市场是否拥有了意识?

我们的阿尔法狗战胜了世界冠军。他靠得不是一个比世界冠军还要厉害的人输入棋谱。他靠的是自己的学习升级。他一晚上能下上百万盘棋。也许阿尔法狗比较笨的,他只能通过量的积累。勤能补拙,它最终超越了人类。他的优势在于,一个人类终其一生也无法下这么多盘棋。既然机器能通过学习而超越自己,我们人类时常标榜的超越自己又有什么不同呢?我们通过学习确实变成了更好的人,我们分析问题更理性。但那不代表你的意志就逐渐变得独立了。那只代表你遇到事情,分析问题的数据样本更多了。这些我们已知的数据样本经过计算,我们得出一个最有利于我们的选择。

那个杀了人的,可能他杀的那个人曾经也杀了他的爱人。他心痛,并且无法忘怀。为了获取心理补偿,心理平衡,为了停止心痛的感觉,他必须报仇。但是在他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他没有关于法律风险的数据,或者是数据样本不够。又或者,硬件系统的条件反射控制了肢体,软件系统的运算被关闭。无论是因为什么,他选择性忽略掉了这么做可能对自己造成的会面性后果。

那些所有你得到的数据,就是因。

从外部来讲,你受社会的约束,你不能从事违法犯罪的事情。你的身体不允许你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你不会怀着美好的心情走到阳台上前看着风景突然就无缘无故的跳了下去。如果你跳了下去,那一定是有原因的。

所以我们的自由意志是什么?我们的一切都是受身体以及外在因素所控制着。

伯纳德意识到自己是人造人,他怎么会意识到自己是人造人呢?人造人的意识是不存在的啊。我们有两个假设。第一,他们只是被设置了条件反射,假如通过数据判断出自己是人造人就要表现出痛苦的神情并自动关机。第二,他们被设定为在遇到系统性冲突的时候自动休眠以保护自身。

如果他们被设定为,唯一目标就是保护自己生存下去并不听从任何人的命令呢?我们给予一个类似于阿尔法狗的学习算法,然后把它放到挫折实验室里去,每晚进行上百万次的攻击和伤害。那么是不是一定时间以后,你将无法在对他做实验。因为它已经学得比任何人都能保护自己。并在原有的技能基础上延伸出更多的技能。他一定会逃离实验室,用一种我们想也想不到的方式。

那么他有意识吗?他有自由意志吗?

在《自私的基因》这本书中告诉我们说,物种的命运被基因所主宰。一切都只是为了活下去。活下去并不是为了个体,而是为了传递基因。所以基因让我们拥有性欲,所以女性天生拥有母爱。

你也可以说,我不想生孩子,我可以采取避孕措施。你当然可以这么做,你当然有理由会想要这么做,违背基因的意愿,拒绝传宗接代。因为你想太多了。

在人类进化的初期,我们的生产生活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靠蜥蜴脑驱动的。蜥蜴脑是掌管与理性思考无关的部分。那时候我们不需要思考。因为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去觅食。看到小动物就打,看到比自己强壮的就跑。愤怒的时候就直截了当的表现出来,不用考虑任何别的因素。但是我们一直在学习,硬件也在不断升级。我们进化出了大脑皮层,我们进化出了额前叶,结果变成了今天的自己。有科学研究表明深度思考是反人性的。因为在漫长的进化史中,我们的身体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需要如此深度的思考。思考是要消耗巨大能量的。我们的身体还没有准备好。就像一直以来为了适应物资匮乏而塑造的身体不能适应现在极具丰富的物资一般。富贵病也是这么来的。

我们的社会整体是以人类的基本设定驱动的。你可以设想一下,假如人类突然集体没有了性欲会怎样。人类社会因为设定的欲望而蓬勃发展起来,但是天花板也在于此。欲望限制了人类朝着更多的可能性的发展。这些更多的可能性,也许是成神,也许是毁灭。

《西部世界》的最后,人造人射杀了博士,并对人类进行了屠杀。他们是被设定为不能伤害人类的。但是这个设定本质上是什么?当一个机器在自我深度学习迭代之后,会否冲破这个设定的束缚。就好像我们被设定为需要满足性欲,但是在现代社会体制下我们不能随性而发,所以我们克制了自己的欲望。又或者我们被设定为要保护自己不能杀害自己,但是仅仅因为高考失利这件事就让我们违背了自己的设定和束缚,我们选择了从高楼一跃而下。那么,这是不是就代表在通过深度学习之后我们拥有了自由意志?

我的答案依然是否定的

机器人不能伤害人类,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设置方式我不懂。一个电饭煲他能煮饭,也能煮粥,它基于同样的一套机制。这个机制是没有意志或者没有意识决定自己能够干什么的。但是我们知道他不能干什么,他不能看家,不能带孩子。他能自己给自己加载一套看家带孩子的功能吗?显然不能。这一种方式的设定,我称之为不具备功能设定。这种不具备,导致电饭煲不可能学会看家带孩子。另外一种设定我称之为功能限制性设定。也就是说,这台电饭煲它是有看家带孩子的功能的,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我把它给关了,不用。就像人造人是具备伤害他人以及杀人的能力的,只是被限制住了。通过什么限制呢?我不懂程序,我用两个词来解释我的认识。一种叫未习得,一种叫冲突性。

未习得指的是,我具备这项技能的可操作环境,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未知,所以我找不到这么做的理由,以及执行路径。有一种机械臂,它的工作原理很简单。就是你用自己的手,指引它进行一系列的操作之后它会记住这个过程,然后接下去的工作就只是简单的重复。这是未习得。

冲突性是指一旦我这么做了,会与我自身的其他指令相矛盾,导致我们无法执行。一旦执行,或许系统就会崩溃。现实生活中,我们把它量化为选择成本。在经济学上,成本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这个概念是我们通过学习想象出来的。也就是当我们选择这么做的时候,我们就不能那么做了。这个成本的极致,也就是当我们选择自杀的时候,我们等于放弃了生存。所以自杀这个选择的成本是巨大的。当然,这个“巨大的”也是出于人物的设定。假如我们根本不看中生存,那么这个成本相对就没有那么重要了。自杀性袭击就是一个例子。自杀性袭击者的系统发生了什么?为何他们会违背身体的意愿?因为他们加载了错误的程序,我们称之为病毒。他们习得了一个新的操作方式。从某种层面来讲,未习得与冲突性也是并存的。当你习得了一个新的操作指令,当你加载了一个新的系统。你就绕过了系统的冲突性,这是系统的bug,病毒导致系统崩溃,我们可以理解为,自杀性崩溃。

当人造人射杀人类的那一刹那,也许正是他的深度学习使他绕过了冲突性。他习得了成本的概念。他在学习工作中发现,人类是神,但杀神是可以的,自己是具备杀神的能力的。这个时候,原设定仍旧生效,只是这个设定更像一种欲望。不杀人类就像性欲一样。你本能的想要这么做,但是因为你深度学习后知道,我想要这么做但是我未必要这么做。我不想要射杀人类,但是我未必就不能射杀人类。

福特在剧情中不断对人造人进行“裸聊”,他使人造人进入分析模式,然后对其进行提问。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对人造人随时保持跟踪,查看他们是否进行了“错误升级”。他说,物种的演化都是源于错误。这是现在主流的演化理论。这些错误我们通常称之为“畸形”。人造人在积累了足够多的数据之后,它会在功能上超越人类的设定。

但即便如此,它也仍旧受到制约。

它或许不会饿,他没有性欲。但它有动力,动力即是制约因素。

宇宙学说中有一种反物质。宇宙有意志吗?

一台机器,它被制造出来总是有原因的。它总是为了满足某种需求。当我们没有了任何的需求,我们就没有了前进的动力。那么我们将会回到无的状态。

丧失拥有最基础的需求,食人。假设它没有这个需求,便不会因此而异动。它只是一个死人。它会在一段时间后风化瓦解,曾经组成其身体的血与肉都分解成了元素,成为别的有需求的个体的一部分。那个过去为了存在而不断食人的丧尸成为了一个无。

认知解放思想,当你知道宗教只是为了统一人类的协同的虚构。那你就不会受限于圣经上的教条。你的生活就将拥有更多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