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网-带你快速走向大师之路 解决你在学习过程中的疑惑,带你快速进入大师之门。节省时间,提升效率

看见(柴静著书)

《看见》是2013年01月1日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传记,作者是柴静。[1]  该书既是柴静个人的成长告白书,某种程度上亦可视作中国社会十年变迁的备忘录。

听听那冷雨

听听那冷雨 听听那冷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冬天的冷雨,可是陌生而新鲜的。尤其在暗夜下,昏黄的路灯,寂寥的人群,枯立的落木,让人听出几分寂寞和清冷。 已然入深冬了,景色如水墨画:单调,悄然,无力无助。天地苍茫,萧瑟无语。如果恰好有一段隐痛,倒匹配这冬曰的基调。怆然而下的雨,音色悲凉,撩人心弦。天是灰色的,心情亦然。是该南飞度假了,见见久违的

《在日出的海上》

《在日出的海上》 三原则:图原创,文原创,诗原创。 印度洋的日出 坐过来吧 陪我一起听大海吟唱 她的声音悠扬 带着熟悉的沧桑 你会迷恋上她的涛声 沉醉于起伏的浪 这一切让你想起孩提时 那身影浅哼着童谣 摇篮儿轻轻晃 当你睁开眼睛 看见一轮升起的朝阳 从此无惧黑暗心灯明亮 正如她一生注视着你的 慈祥的目光

为了孩子,她做了代孕妈妈(上)

",昏了过去。 事后娟子才知道,文斌是因为中午喝了点酒在十三楼的脚手架上干活时,不小心从上面摔下来没命的。 工友们说,平时文斌不喝酒的,可这段时间他干活非常拼命,说是要赶快挣钱给儿子治病。中午老板请大家喝了点酒,我们吃完喝完都去睡觉了,文斌说他不困,13楼还有点儿小活儿没干完,他去收个尾,谁知道竟出这么个事..

事情真相的背后

事情真相的背后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们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可能是谣言,而我们见到的,我们都认为一定是真实的。 有时候,我们听见的却是真实的,看见的却不是事情的真相。有人会向你说假话,也有人向你说真话,而我们看见的也许就是整个事情的真相,但也有可能是别人故意的彩排。 无论是听到的,还是看到的,它都有可能是真实的,也有可能是虚假的,到底是

别说我善良,我只是不忍看你受伤

别说我善良,我只是不忍看你受伤 提到善良,人们总把它跟高尚联系到一起。事实上,善良也不是什么高大上的词汇,它很接地气。多一份微笑,世间就少一份悲苦;多一份帮助,世间就会少一份冷漠。 其实,善良并不遥远!它就在住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每天在你的心里开一朵善良的花,用爱心的泉水去浇灌。终有一天,荒漠也能拥有春天。 01 在我记忆里,童年的那段时光

或许,我应该去找你

或许,我应该去找你 文/卓小忆 嗨,今天我看见你 我的心里满是欢喜 忘记了孤寂,忘记了无依 忘记了许多许多不如意 嗨,亲爱的,我今天看见你 我感到分外欢喜 晴云飘荡在天际 你还在那里 坚定不移 嗨,亲爱的 或许我应该去找你 有你的地方总是充满着祥和与清寂 你会接纳我因追求独立而携带的沉寂 不言不语 嗨,亲爱的,我会很快去找你 去你那里,你的世界 无法言语

我是一切的根源

我是一切的根源 我不止一次地追问 是不是生命的神秘永远没答案 一如既往地迷途又追寻 切切实实地感到了疲倦 的确是心有不甘想要解脱 根本的问题是那 源自内心深处的孤单与不安 我该何去又何从 是不是只有我在处处碰壁狼狈不堪 一生的命运难道真的是上苍早已注定 切莫让我肤浅地随波逐流没了尊严 的的确确是心有不甘想要抗争 根本的原因是那 源自心灵深处响起的壮

人生的旅行者

人生的旅行者 他深吸一口气,转动把手,慢慢走入身前的这个门。他看到了枪火纷飞的战场,看见自己由一个文质彬彬的教授变成了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 “真是晦气。”他摇了摇头,这次居然是一个军人。 与其他人不一样,从年轻力壮的年纪开始就一直这样:只要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无聊,他就可以转动把手,用另一个身份进行另一个人生。到现在为止,他经历的人生数都

【黄粱美梦】《在风花雪月里等你》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黄粱美梦】《在风花雪月里等你》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在风花雪月里等你 21你想杀了我 于柏年有些尴尬的站在沙发边上,坐也不是,站着显得自己像个汇报工作的下属。 可盛又霆许久不和于家人来往,一年多时间很有距离感,于柏年被盛又霆不冷不热的态度弄得有些下不了台。 于依手指紧握,亲昵的坐到盛又霆的边上,“可那些……那些是我的了……” “没关系,反正

诗 | 这就是幸福

诗 | 这就是幸福 我认为,这就是一种幸福! 文/ 路人锋 在一个午后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们刚刚用过午餐 在夏季或冬季,哪里都不去 只和你在一起 呆在屋子里吹着冷气,或 烤着火炉 你静静地看树 我静静看书,也看你 彼此的腿纠缠一起 我有时也静静地看着 你和孩子,快乐地玩在一起 在春季或秋季 趁可爱的阳光,会出门走走 只和你在一起 嗅着生命的气息,或 踩着层层叠叠

我是我心的房子

我是我心的房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花活在春天的枝头 夏月在夜间行走 秋的麦田荡开希望 枭在冬雪里缩紧皮裘 枭没有看见 那座房子 一座闲置的房子 枭在漫雪中展翅欲飞 我是我心的房子

到了梦想的年纪,你可成梦想的自己

到了梦想的年纪,你可成梦想的自己 生活将我推入一个大商场 这里有可以御寒的衣服,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暴露 这里有花哨暧昧的首饰,如果你也拥有爱情 这里还有一些把大脑变蠢的玩具 它们嗷嗷直叫捆绑时间的双手 商场太大了 脚下已经虚浮,眼前不曾满目 购物车不分昼夜穿插,货架唯独缺少闹钟 商场里也分不清四季,你会永远温暖着麻木 我站在电梯口,不知不觉已经逛

童年

童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那座山里 那个苍老安静的村落 有我拮据而又放肆的童年 我在小河的冰上 弄湿了自己的棉衣

请勿丑恶的爱情

请勿丑恶的爱情 麦何和妹妹麦粒走在街上,远处的天空朝她们的方向飞来黑压压的一个阴影,“姐姐,那是什么?”麦粒好奇的问道,“不知道,天上飞的能是什么?飞机吧。”麦何着急回家,已经超过答应母亲到家的时间了,此刻妈妈一定已经做好了菜,开始不耐烦的等她俩了,肯定会越等越生气,看着表做的,等她们到家,菜肯定凉了。阴影越来越近,麦何也忍不住跟

诗|我看见

诗|我看见 廊间的紫藤萝开得正欢 不经意间 就诗意了一春 廊下的人儿 艳羡着枝头 叹: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我看见 零落一地的花瓣 怎么也 唤不来俯身的一眸 一阵风来 便无声地逃走了 问其归处 只落得一场春雨 一季盛夏

冬夜·流浪者

冬夜·流浪者 冬夜·流浪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的心思如枯叶般枝头摇曳 我仍看见你再不是端坐如佛 昨天的幻想在黑夜里已无法寻找 你的勇气仍在全部向往 寒冷的黑夜猫也躲入谁家 你却找不见那层隔了热水的井盖 你蜷缩如死亡的狗 头顶只剩拎袋挡去今夜严寒 无法如佛般端坐向往谁家的热水 温洗澡水从屁股下的井盖传向头顶 等待 等待 寒冷 寒冷 蜷缩在整个冰冷的井盖

初见的颖河——写给心梅

初见的颖河——写给心梅 心梅 浴一河星辉 我溯流而上 伏岸聆听 你流淌不息的忧伤 那山湾的枣树 是扬花六月的眺望 八月里的诗人没来 于是 你就站在沉荒的村口 迎风吐露玛瑙般的璀璨 婆娑飞扬 那一夜晚 一只夜莺飞来 叼来你的问候 我看见如水月光 洗濯你的脸颊 一如我初见的颖河 静美夜凉

深秋·思念

深秋·思念 深秋·思念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见一片落叶向上飘 重新挂满枝头 在云的眼里 阳光仍透过树叶缝隙 晒乱心思 不管一片叶飘向何方 还是黄了世界 怎需要空无 阳光仍然冷的世界抖 无法掩埋 你的思念 在离别的季节 依旧扩散 一朵无法在这季盛开的花 挂在风中飞

我是睡在黑夜的人

我是睡在黑夜的人 我是睡在黑夜的人 黑夜在水上漂泊 我看见光,看见水,看见影子 看见芦苇 看见你的手,曾捧着我的脸的手 夜晚没有睡意的植物 是什么呵,亲爱的 你告诉我 是什么 是你的眼,是你的脸 是你曾深情的捧着我的脸的手 现在,现在 它在哪儿呢? 蔷薇落了,有再开的时候。燕子飞了,有再回的时候。亲爱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我们的时光,被谁偷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