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网-带你快速走向大师之路 解决你在学习过程中的疑惑,带你快速进入大师之门。节省时间,提升效率

掠过

(1) :[glance]倾斜地打击物体表面,呈一角度向前,常伴以一个或一个以上的倾斜冲击和向前的跳动(2):[dash;flash;sweep past;skim over;sweep across;flash across;fleet;cross]∶扫过,擦过;闪过;跳过。云彩掠过天空。(3):[move across]∶从…上面飞过。飞机在空中掠过。

顽疾

顽疾 韶华遗失在粼粼的湖光里 一起湮灭的还有母亲的魂儿 从此失独的世界混沌一片 湖水通明透亮 白云在上面徜徉 不记得芦苇花开几道 依然洋洋洒洒 落在母亲的发丝上衣服上 愈加素白 风轻轻一吹 散落一地愁殇 湖面上有水鸟掠过 发着嚎叫声 岁岁年年

下山

下山 清晨,山间起雾 小路如靠岸抛出的缆绳 鸟鸣困在雾中 身躯微仰,目光低垂 欢愉,栓在崖边树梢之上 曾经的经历,沿着缆绳向下游走 风,在昨夜掠过山岗之后 沉睡在山谷的低处 偶尔,路边野草上的露水 沾染裸露肌肤,提示着黑夜的凉意 一朵鲜红兰花,横卧在小路中央 宛如撕开的伤口摊在面前 急转弯处,一座凉亭 隐藏昨日喧嚣,露出尖锐的飞檐 心绪,如褴褛的风帆

童诗/花瓣雨

童诗/花瓣雨 小雨点儿轻轻地 轻轻地下着 不敢弄出一点儿声音 生怕惊醒了路旁的一树树 睡得正香的紫薇花儿 风可不这么想 他吹着口哨 从紫薇花儿头上掠过 花儿们便都醒了 伸出小小的胳膊 稳稳地抓住了雨儿的尾巴 她们以为自己就是雨 跟着雨儿在空中打着滚儿 慢慢地 慢慢地飘落 天空中下起了红红的花瓣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随笔九

随笔九 雅 碧笋俗称碧芽,简称牙。人的一生中,只有一个最为神圣、最为完美的时刻,就是看到隹衔牙从头上掠过的那一瞬间。没有遭遇过这一瞬间的人生,无论如何,都不能说是十全十美的,这是谁也回避不了的事实。 后来,人们把这最美的一瞬间,就叫做:雅。雅字的写法:左牙右隹。这,就是雅字的来历。 这一瞬间,能把人的境界引向大处,所以人们会感慨:大雅

听听那冷雨

听听那冷雨 听听那冷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冬天的冷雨,可是陌生而新鲜的。尤其在暗夜下,昏黄的路灯,寂寥的人群,枯立的落木,让人听出几分寂寞和清冷。 已然入深冬了,景色如水墨画:单调,悄然,无力无助。天地苍茫,萧瑟无语。如果恰好有一段隐痛,倒匹配这冬曰的基调。怆然而下的雨,音色悲凉,撩人心弦。天是灰色的,心情亦然。是该南飞度假了,见见久违的

【只要彼此爱过一次】汪国真

【只要彼此爱过一次】汪国真 这 是 鱼酱酱 的 第 8 封 {轻 诗} 静静地 等着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不曾相逢, 也许 心绪永远不会沉重。 如果真的失之交臂, 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 一个眼神, 便足以让心海 掠过飓风。 在贫瘠的土地上, 更深地懂得风景。 一次远行, 便足以憔悴了 一颗羸弱的心。 每望一眼秋水微澜。 便恨不得 泪水盈盈。 死怎能不 从容不迫。 爱又怎能

罗纳河的夜空‖看图写诗

罗纳河的夜空‖看图写诗 罗纳河上的星夜 如此安宁 路边的街灯倒映河中 扭动着万种风情 河水拍打着停泊的小船 是你我约定爱的行程 如果不曾相逢 心绪不会如此凌乱 一个眼神 足以让心海 掠过狂风 只要爱过一次 就是无憾的人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雪的魅力

雪的魅力 图片发自简书App 北风吹落了 白桦林里孤独的 一片叶子 雁阵掠过头顶 去了南方 独自站在原野惆怅 洒下清泪祭奠秋凉 整理过往的忧伤 装扮红梅的笑脸 恭迎一片雪花 它来了 它迈着轻盈的步子 飘落于我的手心 为我披上洁白的外衣 白雪皑皑冰封了土地 肆意的飞奔 畅快了情绪 仰躺在雪地 体会雪的魅力

巴黎的天空(曲:Yves Montand《Sous le ciel de Paris》)

巴黎的天空(曲:Yves Montand《Sous le ciel de Paris》) 巴黎的天空 Sous le ciel de Paris/Yves Montand 蓍草填词/江北客@伏羲梦蝶@千江寻一客 最爱巴黎的天空 雀跃一支香颂 匆匆 小鸟飞出囚笼 温柔伯爵心中 最爱巴黎的眼眸 情人摩肩接踵 匆匆 凝望海市蜃楼 沐浴微醺的风 最爱蜜腊波桥 柏拉图的思考 水边莫扎特/撑开了灵感 塞纳河/秋水望穿 最爱巴黎的天空 一支歌/唱到破晓 喔喔 高卢雄鸡

迷了路的虫子

迷了路的虫子 拉上所有的窗帘 没有光线照进 空气安静得凝固 抱着自己蜷缩在床角 放着忧伤得让人窒息的韵律 感受每一下刺痛在心间掠过 逐渐的麻木 淡然 一只迷了路的虫子 缩在一片枯叶 吐丝成茧 将自己深藏 ……

浪漫:诗写重阳节

浪漫:诗写重阳节 浪漫:诗写重阳节 □巴山雪儿 烂漫山花开几许 岁岁九月 掠过今岁重阳 云烟 山几重水几覆 远近野桥人家 惊回首 天高云淡雁影远 秋风来去何处 黄叶 重显丹桂诗句 知否 一片一曲声声慢 天地回旋 岂止黄花香满楼 大雁 飞过重阳诗情画意里 云烟歌处 又少几人 不到夕阳依山尽 残梦 迎来卷帘人 堆砌云梦 与谁说 小桥卧波重阳里 谁知 过了今岁 梦域 何处寻? 谈笑

诗一首|光来了

诗一首|光来了 光 黑暗,需要何等沉重才会拒绝光的到来撕裂,裂缝狰狞光下的尘土无处遁形它跃上肩头,掠过额头,肆无忌惮 于是我抬起眼可我久经黑暗的双眼稚嫩,无力流出的眼泪如酿坏的酒在没有血色的颊上留下纵横的沟壑直到下垂的嘴角我发酸的腿在龟裂的浅土生根这样我便摇晃,随时死亡 撕裂的口子在挣扎,扩大光明越多,我越无法抬脸光来了,不受控制直到全

她是画中的女子,是我眼中的卡米尔。

她是画中的女子,是我眼中的卡米尔。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卡米尔 —野木 一九九几年的她 轻风掠过旧衣裙 发丝温润而动人 秋色陪衬着她的模样 她是画中的女子 是我眼中的卡米尔 她是银河坠落人间的陨石 是诗中的白衣

云把水倒在河里

云把水倒在河里 云把水倒在河里 (文/亦浓) 图片来自网络 想要抖落你说过的言语 记住一个微笑就够了 反正也不会奢望永远 只管走过去,不必逗留 缘去了,秋的隐喻 对你的思念想是群星璀璨 又像是萤火虫萦绕的夜 亮丽 我把小小的爱恨给你 不必珍惜 痛苦她掠过我的心上 只是掠过,薄如蝉翼 埋没在喧哗的人群中 找不到自己 找不到 你

那年,再见

那年,再见 午后醒来似梦一场 清风拂过蓝色的窗 帘动心情也微漾 云影掠过谁身旁 那笑声不停回放 樱花散 点点惆怅 黑白校服上不言败的笑容 发令枪一响 用力跑向不褪色的太阳 风声飒飒作响 路边香樟也鼓掌 汗水浸入手心 微凉 篮球场上夕阳拉长 少年身姿宛风轻扬 银杏心事难诉情长 眉眼如画愁绪凝成霜 落影叹月圆,魂断叶留香 一地桂花黄,藏不住感伤 保安清理楼道浅斟

蒲公英

蒲公英 用尽一生在生长 终于 俏丽地站上枝头 极力眺望 远方,有诗和梦想 风掠过时 突然迷失了方向 随着风四处流浪 蓦然回首 却发现 梦想,遗落在故乡

我们在世界的两旁

我们在世界的两旁 你在看书 我在写字 我们在世界的两旁 各自安好 情境之外 心境以内 境与境在状况中纠结 深陷其中 来时彷徨 返时忧伤 总归要掠过层层屏障 柳暗花明 乐得灿烂 哭得难堪 世事百态纷扰袭荡 千回百转 云的那头 海的这方 遥遥相望诉断衷肠 天涯海角 于是 日思夜想 往日无偿 天各一方 有些人很美 有些事迷惘 而今日 我在写字 你在看书 我们在世界的两旁 笑着

幽兰静室(7)

幽兰静室(7)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南湖的春天 漫步在湖边,看那遥远的群山,蜿蜒起伏,在轻雾之间,时隐时现的小亭子如此耀眼,它不应在那山顶,假如在半山之腰,那是多么的逍遥。 静静的湖水,泛着银色的微光,偶尔有春风走过,带来一湖轻轻的柔波。南飞的燕子早已归来,轻盈地穿越翠绿色的柳林,掠过宁静的湖面,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散开了又聚起,不知水中闲适

长在身上的毛

长在身上的毛 图片发自简书App 长在身上的毛 故事还没开始之前 那颗最亮的星 我走它就走 我停它也停 或许这是个逻辑上的错误 宁静的夜晚和我的思绪 已被它打扰 在它照亮的视线之下 长满房屋、炊烟和田野 长满野草、枯树与荒凉 长满车里的人挤人 每个擦肩而过 每一个眼神 就好像是长在我身上的毛 轻飘飘的掠过我所有的细胞

昨夜霜华浓

昨夜霜华浓 黄昏的雁足 掠过山 山重 掠过水 水重 雨来 一重 两重 三重 屋顶炊烟纠愁云 夜雨秋灯 灯下人 黄叶堆阶 层层 槛菊寒颤 层层 白头狗尾巴草 急急令 昨夜露华浓 昨夜霜华浓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