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网-带你快速走向大师之路 解决你在学习过程中的疑惑,带你快速进入大师之门。节省时间,提升效率

播种(汉语词语)

这是一个多音词:当它读作bō zhǒng,含义是播撒种子;当它读作bō zhòng时,含义是用播种(zhǒng)的方式种植。[1] 

田野与庄稼汉

田野与庄稼汉 庄稼汉从不问庄稼地 自己重不重要 田野也从不问农人 自己有多重要 庄稼汉就这么守在地头 泥土翻了新,再翻新 不见当年铁犁牛耕 杂草始终风吹又深 田野伫立在村子边上 沉默着,静候着 时光一岁又一岁从脚下流淌 白雪盖过麦苗,春雨洗过太阳 据天划拨四时,再分五谷 悉心调配阳光和雨露 等春来,春来草木长 等冬藏,各得在廪仓 上一次秋收还是夏商 下一

征服九江隐藏巨型沙漠

在大家都享受完丰富的晚餐之后,瞧!我们这不是在进行着精彩的游戏环节:陇南的火车呼呼的开,往哪开,上海开..

巴黎的天空(曲:Yves Montand《Sous le ciel de Paris》)

巴黎的天空(曲:Yves Montand《Sous le ciel de Paris》) 巴黎的天空 Sous le ciel de Paris/Yves Montand 蓍草填词/江北客@伏羲梦蝶@千江寻一客 最爱巴黎的天空 雀跃一支香颂 匆匆 小鸟飞出囚笼 温柔伯爵心中 最爱巴黎的眼眸 情人摩肩接踵 匆匆 凝望海市蜃楼 沐浴微醺的风 最爱蜜腊波桥 柏拉图的思考 水边莫扎特/撑开了灵感 塞纳河/秋水望穿 最爱巴黎的天空 一支歌/唱到破晓 喔喔 高卢雄鸡

鲜花盛开的季节

鲜花盛开的季节 不动的春风,用热度 播种了爱情,秋天里只收获了残酷的冷 风隐藏起了河面的波澜 沉在河底的躁动,被岁月垂钓 我是无形的风,任性地 抽打着四季,却被你抛弃在河岸 所有的事情都在这个季节发生,我失恋了 就像凋落的秋天的雨丝,无序 过眼的白云,和你的微笑一块飘去离 留下了一个寂寞的大地和空旷的我 我没法和你联系,写好的信已被泪水淋湿 我知

失落的灵魂

失落的灵魂 忘川秋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失落的灵魂坐在云端 大声诵读着着古老的经文 一句是磨难 一句是永生 中间掺杂了许多的文字 文字发不出声音 精神的统治者已经被放逐 鲜花被践踏 诗句被诅咒 远在天涯的时间海被冻住 一切虚构的不朽被丢尽了深渊 这是金钱最喜欢的未来 可他爱上了一个姑娘 没有五谷的祝福 春天错过了播种 秋天错过了收获 于是夏天特别热 而冬天特

诗|| 我会有一个抱憾终身的秋天

诗|| 我会有一个抱憾终身的秋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把你手中未煮熟的夜晚收回, 像收回一粒米, 我想收回你目光中已锤凿的远方, 和倒扣的真理 我将毫无顾忌的收揽缀满五个月的排算 大口大口的吞下也吞下你 我会有一个抱憾终身的秋天 在挤满鸣虫,黑暗甚至亵渎的台阶上 我的日子一次次被削尖 一次次被你的肉身换下身 我把生活抵押给生活,不得不承认你的来历 只是

小松鼠

小松鼠 春雨过后, 万物似乎更显生机, 更加浓郁苍翠。 通情达理的布谷鸟, 依旧用响亮的歌喉提醒农家播种谷物, 各种鸟在枝头跳跃,欢叫,好不热闹。 独坐屋内, 除了生灵的欢愉, 周边的世界静极了犹如我心, 白日里哭嚎的风声似乎也换了一副脾性, 唯有柔和萦绕。 有只小松鼠探进头来, 警惕的侦查屋内的情形, 呀, 好乱的房间呀,它的眼睛里满是惊讶, 嗯,

哦,我的田园生活

哦,我的田园生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个精心打造的田园 一片丰收的景色 尽收眼底一览无余 可喜可贺 哦 这就是 我的田园生活 这里 有我扎实的足迹 没有功利的争夺 这里 有我汗滴禾下土 没有消极的堕落 这里 有我播种的希望 没有无为的困惑 这里 有我恬静的心灵 没有聒噪的耳蜗 这里 有我躬耕的身影 没有唾手的所得 且待时日 恳请 家人、故交及新友 来此宝地 撷采累累硕果

听夜雨声多么玄妙

听夜雨声多么玄妙 听夜雨声多么玄妙 沙沙 沙沙 阴凉亦带死亡舒畅 - 像丰收女神转身忧走后的叹惋 我的故乡荒芜了 曾今富饶的水田长满无用的菖蒲 犁与镰刀变成播种和收割机器的零件却远离此处 沟壑纵横凹凸不平流水的石原 - 老人们慵懒地聚坐在一起赌博 年轻的苍鹰似河 欲望止渴的抽水机将之全部卷吸 也有个别富贵的英雄开豪车回探村口破旧的祖祠 从不曾重归这片哺育

秋雨

服 网络投票,投票 熬白了鬓霜,耗尽了心思 绵绵细雨下着,下着 浇满了心里的雨水 灌满了脑海里的赛票 我不想要名次,我要书法 秋天的雨还在漓淋的下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百合花

百合花 在我故乡的山岭 埋没着几处艳骨 梅雨春深 一株株风流撑破五月的暖土 竞相芬芳于白云舒曼的幽谷 百合花—— 在人迹罕至处播种思想 在荆棘丛篱间抒写传奇 荒郊野岭 摇曳的花魂不再怆惶 情感传送 纤柔的绿茎渐渐崇高 泥层的果实晶莹而饱满 一茎之顶 托起几片绿萼 花光燃耀 昂首于山林间锵锵浩歌 百合花—— 一任谷泉的呜咽 春虫的吟哦 露的怆惶 云的落魄 花瓣终

柴胡情

柴胡情 柴胡 文|陈子陌 时值秋分,凉风习习。 金秋,正是是故乡采挖柴胡的季节。有好些年没有去过故乡的那片川地了,然而一想到柴胡,眼前依旧会浮现出它那纤细却笔直的茎秆,一朵朵金黄色的伞状花,粗大坚硬的根,苦涩又微香的气味,还有那令人敬佩的品性。原来,故乡的柴胡早已深深地扎根在了我心里,令我对它情有独钟,念念不忘。 我的故乡坐落在西北内陆

10月9号·两则

10月9号·两则 今天那么大,明天那么小 《盲人》 他抬头 一朵云在顶上游来游去 他闭眼 一朵云在顶上荡来荡去 它不掉下来 不掉下来和他撞个满怀 这多么悲伤 秋风吹不走的也带不来 ——它应该砸下来 在他触碰光之前 然后他会吓得睁开眼大叫: “呀,生活的尾巴落了下来” 《写诗》 它们是在为难我 你知道的 我总是习惯在秋天播种 企图迎接一场瑞雪的薄凉 到了来年开春 就

学会了种水稻就等于学会了做销售

学会了种水稻就等于学会了做销售 前一段时间回老家,正好是家里收稻谷的时候,当时就想到了销售和种水稻的关系,其实做销售就和这个种稻谷是一样的。种稻谷的过程大致是这样,农田里播种,给秧苗施肥,松土,打药,灌水,收割水稻,筛选出适合明年的种,然后到了来年,又是这个过程,不断循环,这样年年就有粮食。 如果水稻种子扔到土里就不管了,等到秋天去

今夜有月在朦胧之间

今夜有月在朦胧之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只能用眼神, 撩开 层层的迷雾, 忽隐忽现的透亮, 才会洒落 心间。 少了一些明媚, 甚至少了一些 洁白, 无碍的, 秋风已经通过 桂花的甜香, 告诉我, 今夜有月。 莹火虫仍在 夜草丛中扑闪, 扑闪着闪向 迷蒙的夜空, 对着月亮, 仿佛是在 召唤同伴。 错过了十五, 十六的圆, 就不要再错过今夜, 将秋天分开两半 的日子, 朦胧

花间

花间 花间 风吹过来 是女人熟睡的声音 筛洗的蛙鸣 敲开夜色之门 树影晃动起来了 像是影绰的灯笼 黑夜埋没了翠叶竹影 时间埋没了忧伤 这是一片荒草地 没有星光的六月第一个夜晚 蟋蟀在墙角花间鸣叫 路灯匆忙地播种有空隙的叶影 有一种鸟爱着凌晨四点 在树的模糊剪影中唏嘘自语 风来了 樟叶交出了它的情绪和感触 寂寥的夜将与黎明酝酿一个初生的吻

他乡归人

他乡归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乡归人 /云岑 不管来到谁的他乡 都会有同样迷路的人向我询路 我模仿着蹩足的方言—— 卖菜大娘改不了东北浓音, 种花老伯操着湘南混语 小时候我视为年长的人们 如今已经老了 我羡慕年轻的人儿 依然放荡不羁——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远方的情人还在烟里雾里 嗅着啤酒花的香气 行至一方小镇,就把它当作 久别重逢的故乡吧 去看看农

《深秋,那一叶扁舟》

《深秋,那一叶扁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深秋,那一叶扁舟 载着曾经许诺的希冀 轻轻地,靠在宁静的港湾 蒹葭苍苍,洹水泱泱, 只鳞的沙洲穿透秋风 点缀俨然疲惫的船仓 小船悠悠,小鸟啾啾 徐徐的洹河水转过了几道湾 簇拥着弯弯的纤绳摇曳了那船 春的播种早已随风而逝 夏的拔节已然款款匿迹 这秋里,承载希望的船儿 悄悄等待果实的麇集

种子

种子 没有时间的旅行 没有负担的包袱 我们只是时光的过客 我们承载着一份希望 那是一粒种子 它将花开 它将花败 它将希望播种 图片发自简书App

秋播最后一波小草花来啦!现在种,明年赏,再合适不过!

秋播最后一波小草花来啦!现在种,明年赏,再合适不过! 最近松鼠君忙的焦头烂额聊植物的头等大事也是一拖再拖,赶紧先把上上期欠下的小草花和大家说一说。 上次说到的亲测四大小工具你还有印象吗?介绍“三合一”育苗盒,不慎漏了嘴,这次赶快细说一下。一想到冬天可以播种的花草寥寥无几,松鼠君就心头一紧,索性总结了一下现在正是播种时候的小草花,让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