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网-带你快速走向大师之路 解决你在学习过程中的疑惑,带你快速进入大师之门。节省时间,提升效率

教育

教育,教化培育,以现有的经验、学识推敲于人,为其解释各种现象、问题或行为,其根本是以人的一种相对成熟或理性的思维来认知对待,让事物得以接近其最根本的存在,人在其中,慢慢的对一种事物由感官触摸而到以认知理解的状态,并形成一种相对完善或理性的自我意识思维...但同时,人有着自我意识上的思维,又有着其自我的感官维度,所以,任何教育性的意识思维都未必能够绝对正确,而应该感性式的理解其思维的方向,只要他不偏差事物的内在;教育又是一种思维的传授,而人因为其自身的意识形态,又有着另样的思维走势,所以,教育当以最客观、最公正的意识思维教化于人,如此,人的思维才不至于过于偏差,并因思维的丰富而逐渐成熟、理性,并由此,走向最理性的自我和拥有最正确的思维认知,或许,这就是教育的根本所在。教育也是一种教授育人的过程,可将一种最客观的理解教予他人,而后在自己的生活经验中得以自己所认为的价值观。教育,是一种提高人的综合素质的实践活动。

小学生,营养餐没营养还造假?

小学生,营养餐没营养还造假? 根据网友爆料,河南商水县谭庄镇大曹小学所供应给学生的食物与教育局要求的食谱严重不符,营养餐质量低下,虽然公示牌上清晰的写着每一天的食谱,但盛到学生碗里的仅有半碗素面。 经过相关部分的初步审查,9月12日大曹小学供餐点所供食物应包含蒸面条、米粥、鸡架、豆角豆芽等,其中鸡架和蔬菜基本没有,与教育局的要求食谱严重

读后感-《今日简史》 作者:尤瓦尔·赫拉利

读后感-《今日简史》 作者:尤瓦尔·赫拉利 青年怪才,被认为是全球瞩目的新锐历史学家,以简史三部曲《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今日简史》享誉全球。今天要讲的这本主要是讲述人类即将碰到的问题,以下是几个核心方面:工作会被人工智能取代,教育的方式改为终身学习,人类的思想不再自由,未来没有办法消除不平等,恐怖主义没有想象中的恐怖,战争将会

对基础教育变革的前瞻。

对基础教育变革的前瞻。 对于混合理论的讨论结论是,混合式学习的一些类型是传统和新型学习方式的混合,它们属于延续性创新。也就是说,它们是对工厂式的课堂进行延续性的改进,而不是对其进行彻底 的重建。常见的一种误解是,延续性创新是无益的,而颠覆性创新是有益的。 这种看法是错的。延续性创新对于医疗保健行业非常重要,因为各个机构都力求为用户提供

微信直播教学有什么优势?为何教师们纷纷选择微信直播教学?

微信直播教学有什么优势?为何教师们纷纷选择微信直播教学? 直播,是当下最流行的互动方式,这不仅体现在生活娱乐中,也是教育培训转型线上首选的内容形式。 这篇问答,微学伴主要来和大家唠唠教学直播这回事。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里,微信直播已经渐渐深进入我们的生活,特别是教育培训行业,用直播打造线上教育分屏共享、语音教学、视频教学、课堂互动、题库

为什么工厂模式的学校不符合今天的需要?

为什么工厂模式的学校不符合今天的需要? 在当今世界,挑战在于超过60%的工厂需要知识型的工人,我们期待学校能够教育好所有的孩子,以便他们能够充分挖掘自己的潜能, 如此看来,学校的设计不符合现实需要。这种不足不仅表现在无法为那些处于极度劣势的学生开启新的人生。其表现还有如下方面:如教育者和父母亲所知,两个孩子处于同样的年龄,并不意味着他们

知识产品选择的四个陷阱

知识产品选择的四个陷阱 陷阱一:学习很多,却从未努力 现在知识付费热潮下涌现出非常多“知识普及类”的类的产品,有人不断用力地敲黑板:“你原来那个认知错了!”“要注意这个新的知识点!”我们很统一接触到这些,被他们吸引,在他们上花很多时间和精力。 但是,这些产品可以消磨时间,减少焦虑,但对提升我们的知识水平和能力意义不大。这是因为,学这些

知识付费产品的第一性原理

知识付费产品的第一性原理 互联网上的付费知识产品刚刚兴起,但已经挑战了很多基本假设。例如,一本实用性的图书必须是200多页吗?如果目标是为了传递知识,而这个知识只需要一张白纸就可以讲清楚,我们为什么不直接给用户一张速查卡片呢? 例如,最好的传授知识的图书,一定是当代很多作者埋头多年写出来的吗?有没有可能还是回到古代知识生产的方式,经过作

知识付费时代音频的七个关键词

知识付费时代音频的七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服务 服务性是音频最重要的产品诉求。作者在整个稿子里的切入姿势和自我定位,必须是服务员,并且是一位真诚、有魅力的服务员。要做到内容输出的良好体验,包括对书中内容的精选,深入浅出的解读,良好的耳朵获取信息的效率等。 第二个关键词:知识增量 用户付费听完音频以后,必须能清晰感受到自己收获了有效知识的

知识付费时代,知识产品的分类

知识付费时代,知识产品的分类 从学习者的角度出发,知识付费产品可分为四类:知识普及类、快速入门类、技能深化类、知识重构类。 知识普及类 离开学校后我们接触最多的一类知识产品是知识普及类的。报纸、杂志、网络新闻告诉我们外界发生了什么,有什么新的观念。商业畅销书为我们提供的是更加浓缩、精炼的新观念,更新我们的认知。 这些产品有的会严厉敲打我

知识产品选择的三个原则

知识产品选择的三个原则 原则一:选择适合自己学习方式的产品 管理大师德鲁克曾总结六种不同的学习方法: 通过听学习2.通过看书学习3.通过详细记笔记学习4.

出版业如何向知识服务转型

出版业如何向知识服务转型 出版业与教育行业一样,本质上都是在做知识服务。 知识服务和知识付费由来已,当下知识服务备受关注的关键在于是基于互联网的知识服务,特别相对于互联网原来咨询泛滥、免费盛行的情形。 时下热门和成功的互联网知识服务产品大多是音频形态且与书有关,但却不是西方意义上的听书。 西方的听说和中国的音频知识服务虽然都是音频形式,

知识付费时代如何制作一个知识产品

知识付费时代如何制作一个知识产品 要推出重头的知识产品,我们要形成一个完整的复杂产品系统。我们从选题策划、资源组织、内容制作、营销推广、产品分销五个角度来看看如何操作。 选题策划。 我们从大量的内容选题、作者人选、策划方式中,反复筛选,直到选出有可能畅销的产品,比如用户基数大,话题具有普遍性,内容品质高、有体系、讲解方式易懂等。 资源

知识付费时期课表与内容结构

知识付费时期课表与内容结构 在制作知识产品时,层级结构的课表是一个好的形象化的事物,把“小块”连接起来,变成大的知识体系。课表和小块组合起来,可以降低用户在消费知识产品做需要付出的“解读的努力”,让他们可以把更多的精力花在消化和吸收知识本身上。我们以读一本书为例来看看,有什么可行的方式可供借鉴。 提供整体的框架,让人了解全局 如果一本

知识付费时期的一个课表

知识付费时期的一个课表 一个课表,首先指的是,在制作知识产品时,我们要先完成的是一个三层课表。第一层模块,给用户一个整体的框架:第三层模块是课表细分到具体的单一内容,这个单一内容我们也叫核心价值单元。 知识产品筹备期以开始,我们就应形成一个从大模块到具体单一内容的课表。一个经过仔细思考、讨论并达成公式的课表,也是在整个知识产品生命周

知识付费时代的课表与内容模板

知识付费时代的课表与内容模板 这里我们引入一个关键概念:“核心价值单元”,就是被反复重复的内容单元。与对应的传统产品相比,网络上的产品有更多的单元,比如百科全书都是由很多词条组合而成的,但大英百科全书有着相对完整的体系,维基百科则是由几百万个松散链接的词条组成。互联网上的知识产品,也是核心价值单元连缀而成的,其中把具体的单一内容连起

知识付费时代的内容产品:向出版业学习

知识付费时代的内容产品:向出版业学习 “相对于那个被印刷术统治的知识的黄金时代而言,现在是内容的黄金时代,但它擅长把自己伪装为知识。”2017年年初,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胡永在一篇文章中从活字印刷术一直谈到互联网的“信息流”,他深入探讨知识付费热潮下的知识与内容。最初看到他对知识和内容的区分,我还试图边界,我们谈的是知识也宁愿用“

知识产品设计要素:促进用户间的互动

知识产品设计要素:促进用户间的互动 我们可以把互联网上的知识产品类比成现实生活中的三种休闲空间。一是电影院:所有哦的看到的内容是一样的、高品质的,对于它我们强调的是提高用户的参与感。二是健身房里,器械设备、场地氛围、各种特色课程、私教,都是为了引导用户的行动。三是咖啡馆:它提供了咖啡喝空间,但它提供的最重要的东西是用户之间的互动。

知识付费为什么这么火?

知识付费为什么这么火? 内容付费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知识在最近一两年里,付费的渠道和内容的载体开始往线上迁移。那么知识付费为什么这么火呢?究其原因有一下几点: 当然是服务体验的提升。 对图书杂志有购买意愿,对线下的讲座培训有购买已与阿奴,对电影、话剧等娱乐形式有消费意愿,这充分说明用户对内容是有消费需求的。当内容从实体型或线下型转变为

知识付费时代的产品形态:小专栏

知识付费时代的产品形态:小专栏 全年订阅专栏有它的优点,但它也有不足,庞大的体量限制了它的可能性。这就出现了与之对应的一系列产品,我们把他们统称为“小专栏”,这种产品形态与全年订阅专栏的关键差别就是“小”。 全年订阅专栏体量大,相应地就需要讲者有名气,讲者的知识积累能进行持续的输出,内容主题有足够大的用户群,众多因素综合才能形成一个

知识付费产品的根本属性:互联网属性

知识付费产品的根本属性:互联网属性 互联网知识产品继承了所有知识产品是半成品的特征,但又根据互联网的特点有了很大的升级迭代。现在,信息在剧烈地增加。知识在快速地变化,我们的生活习惯也被互联网碎片化,这一切使得我们需要自己时代的知识产品。 现在出现的诸如全年订阅专栏、在线讲座课程、付费社区等各种新产品形态,都是对“我们时代的知识产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