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网-带你快速走向大师之路 解决你在学习过程中的疑惑,带你快速进入大师之门。节省时间,提升效率

灵魂(汉语词语)

人类学家之研究,推测距今二万五千年至五万年前之人类,已具有灵魂之观念,或人死后灵魂继续生活之观念。然大抵而言,原始人所具有的简单古朴之灵魂观念,往往含有强烈的物质性格。直至宗教、哲学渐次发达之后,人类之灵魂观始趋向非物质化之‘精神统一体’。部分科学家认为灵魂是主宰人的思想、行为、精神、感情等潜意识的一种未知的非物质因素,每一个人都有他独特的灵魂,并能伴随着其成长发生变化,随着个体的死亡消失。[1]  古人说的灵魂,有时指的是我们今天说的意识、精神、心理活动,那是大脑生理活动的结果,是物理、化学反应的产物,并不能脱离大脑而存在。人一死,大脑活动终止,所谓的灵魂也就跟着消失。这是灵魂不存在的科学依据。[2]  迄今为止,科学界从未发现过客观存在的任何一种被声称的超自然力现象。[3]  生理医学家证实:通过研究大脑神经细胞(神经元)突触之间信息之间的传递,认为灵魂(意识)是大脑特定神经细胞的活动。[4]  一些科学界解释灵魂现象:一种是因为心理作用,包括错觉和幻觉造成的认知的错误;一种是精神病理作用,也就是脑部器官受损,而导致遗忘、精神紊乱等现象。一种与环境改变有关,主要是出现电磁场变化。人类的生活空间充满了电磁波。人脑就是电化学器官,生物电信号在脑细胞间传递信息,强大的电磁场会影响到那些信号,并产生奇异的视觉、触觉与听觉。作用于人脑的电磁场还可以导致不同的情绪,如恐惧、紧张等,就是这种情绪使人产生看见灵魂的异常现象。

亲子园虐童事件: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置我儿于死地?

亲子园虐童事件: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置我儿于死地? 2017年11月8日,一个监控视频被网友们疯狂转发,谩骂声铺天盖地。 在这个短短两分钟的视频里,携程亲子园的老师就对手无寸铁之力的幼儿们实施了数次虐待。 其中包括把手无寸铁之力的小女孩狠狠推倒,孩子的头磕在了桌角上; 多次对孩子推搡、拍头,并往几个孩子嘴里强灌不明物品,孩子们被灌完都开始哇

现代诗:大鱼海棠

男儿单薄的肩膀 痴那红衣男儿宽厚的胸怀 椿去湫来 海棠花开 你是否已化作风雨 穿越时光来到这里

望海

望海 图片发自简书App 谁家小女子放飞的思念 飘在风里,泊入海里 少了小鸟美妙尽情的歌吟 寂寞裹挟着记忆和苍凉岁月的纠缠 那是疯狂浪尖上摔痛的红嘴鸥 一浪一波汹涌着四面的迷茫 灵魂和肉体大动干戈 出口是一场爱情的死亡 有没有定格这疼痛流泻的狂欢 多少敲打心弦的日日夜夜呵 汇聚成九曲十八湾的歌潮 生命的海洋以粉身碎骨的姿势击拍海岸 燃烧于情的不过是枕畔

诗 | 动荡

诗 | 动荡 动荡 作者 / 路人锋 外面的世界太喧嚣 戴起耳机 择一曲田园絮语 置身世外 时间似与我平行 已无交集 很多事总是自以为 啁啾的鸟鸣 没有送来温柔一吻 无数麦芒般 刺痛脆弱的神经 阳光的旋律 乱麻般,纠缠着 无辜的五脏六腑 紊乱的心思 慌不择路的灵魂 不是世界太喧嚣 而是自己的世界 正经历,一场 接着一场的动荡 拯救我的 唯有—— 诗与片刻心安 2017年11月10日

我如果到后来还会再谈起信仰

我如果到后来还会再谈起信仰 虔诚的信徒会跪破佛前的垫子 念诵的经串起来就是千千万的佛珠子 一个信仰从一而终鲜活而沉寂 如果我是别人的信徒 此生要如何祷告才不会被辜负 困惑的人翻破了经书 破人间疾苦 夜夜打坐 生而为人如何洒脱 沉默若是一盏烛火就能打破 我当是要生起燎原的星火 焚毁人间冷漠 并且永不忏悔 这一场浩浩荡荡的灾难 我如果到后来还会再谈起信仰

流浪的爱情

流浪的爱情 文/暮雪晨曦 门,始终紧闭着 那生锈的的锁,曾经是一颗心 鲜红的,曾经跳跃着,发过光的 如今,被榨干得,没有灵魂 门,始终紧闭着 爱情来了,可门关着 当黑的不见五指的时候,才会有一条缝隙 露出一双,胆怯,害羞,渴望的眼睛 爱情就一路流浪 到荒无人烟的,到烟火繁华的 每一条街都有一个名字 只有一个名字是藏在心里,不说的 爱情总是在流浪 从一

肆意诗狂

肆意诗狂 风抽打着 我的思想 开窍的脑洞 闪现着灵光 苏醒的灵魂 泛滥书香 山风主笔 大地铺张 挥毫泼墨 锦绣私藏 细雨点滴柔情 彩虹润色华章 画入山林 月色荷塘 虫鸟和鸣 山高水长 携风飞仙 驾云踏浪 揽山河秀美 披绿色新装 热血的态度 云游大方 高傲的思绪 信马由缰 捧一掬泉水 尝世态炎凉 自然风霜 诗书千行 内心的萌动 肆意诗狂

生活本就是一场难舍的解脱

生活本就是一场难舍的解脱 隔壁的老爷爷忙着去世啦 眼前刚出生的小婴儿正在不情不愿地 哭得淅沥哗啦 如果你认为生命 是这样的一种生生不息的 传承 那么 恭喜你 答错啦 你可以认为我 在信口开河 胡乱说 但是随便听听 也 未尝不可 生命其实是一次次的 走过场似的在 轮回 生活本就是一场难舍的解脱 请别再抱怨生活的不公和苦难 别再对生活怀疑否定连带着蹉跎 上天把卑

为你写诗-915-《不过是爱情,只要是你,我在所不惜》

为你写诗-915-《不过是爱情,只要是你,我在所不惜》 不过是爱情,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是单身,没你想的那么罪大恶极。。。 当你我相遇 这如同冰与火的交融 我附和着你心底飘散的旋律 唱出我们爱情的共鸣 你还未彻底觉醒 而我却已经 在过往的废墟之上 开始燎然 充盈着对于爱情对于你的渴望 强烈的情绪穿透了心脏和胸腔 不管我们曾经遭遇过什么 对于爱情又有什么遗憾

坍塌

坍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季风邀来雾霾 挟裹黄尘 摇动光秃的树枝 几片黄叶躲进沟渠紧偎着白泥 苍鼠坐着租来的执法车 停到蚂蚁的屋前 举着鸡毛,一根 晃着猩红的追捕令 没有许可就动土垒窝 坐月子的母鼠差点奶粉 小甬虫的屁股没擦干净 擦屁股的蟑螂没有资格证 几声碎响,一阵轰鸣 风吹折了脊骨,沙沙作声 蚁穴坍塌进幻想 灵魂跌破残垣 断壁的申呤飘在黄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是一切的根源

我是一切的根源 我不止一次地追问 是不是生命的神秘永远没答案 一如既往地迷途又追寻 切切实实地感到了疲倦 的确是心有不甘想要解脱 根本的问题是那 源自内心深处的孤单与不安 我该何去又何从 是不是只有我在处处碰壁狼狈不堪 一生的命运难道真的是上苍早已注定 切莫让我肤浅地随波逐流没了尊严 的的确确是心有不甘想要抗争 根本的原因是那 源自心灵深处响起的壮

假如我在二十岁那年死去

假如我在二十岁那年死去 不必担心自慰时上帝就站在身后 不必恐惧触摸光时被反捆双手 不必羞愧在人不需要诗的时候写诗 不必遗憾屡将琥珀换琉璃 假如我在二十岁那年死去 我自认已经足够该死的罪恶 也足够该死的睿智 没有吝啬体温去怀化寒冰 没有未竟的碎梦来半夜敲门 没有抛向星辰的渔网落自己一身 没有撒无数泡尿去照是鬼是人 假如我在二十岁那年死去 我不会把肉留

潇潇

潇潇 你把回家的钥匙丢到哪个垃圾桶里去了,潇潇 我们已经被我们鄙视过的东西攻陷 暗黑思想再也不能像钨丝一样使我们可怜的灯泡发亮 潮水拍打你二十四楼的窗口,犹如琴声和韵脚 一座没有人老死的城池是不值得爱的 时光毁坏之物上留下了上帝的指纹 让我们俯身安卧,成为肉身天梯上的另一级台阶 我捧着水和你留下的小金鱼徒步穿越沙漠 北风吹倒的黑色自行车就像醉

煙雲為畫

煙雲為畫 一块冰遇见另一块冰觉得冷吗 我们没想到人世悠长会是如此之长 五百里流离再五百里庸碌再五百里荒寂 之后还有五百里未知 我们都已厌倦了挑着小小心脏做灯笼夜行 或者一块冰抱紧一块冰能觉得温暖吗 灵魂太过相似,命运沉沦无救 每个行走的逗号都是自杀未遂的句點 生命总有一半属于遗憾 只是我不知道遗憾的一半究竟是哪一半 少年时我画你以工笔,壮年时我

黑夜的曙光

黑夜的曙光 半个世纪过去了 我仍在寻找 我的追逐 是梦幻还是向往 我不知道 漆黑的夜 独自躲在的角落里哭泣 我的心情 是失落还是忧伤 我不知道 泪顺着心事滑落 什么都看不到 寂寞就在瞬间吞并 灵魂仍在颤抖 突然黑夜里的一曙光 直射进来 来不及阻挡 已闯入我的世界 顺着你来时的方向 我的逋捉 只是缝隙中晨光一扑 洒落沐浴的柔和 给于仙般的飘逸 无法阻挡对你的追逐

海子的今天明天

海子的今天明天 你的明天 安顿了多少流浪的灵魂 又温暖了无数双寻觅的眼睛 喂马 砍柴 周游世界…… 而你的今天 震碎了多少人的心灵 留给世人一声婉惜长叹 忧郁 徘徊 绝望 卧轨 …… 在单纯的诗歌里 死也成了一种超乎苦难的信仰 昨天 你把纯洁的灵魂融入了生命的诗篇 今天 我们却要从你的诗中 取得安慰我们魄灵的珍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极光

极光 图|源于网络 黑夜漆黑的身影 端坐于黎明的山巅 眼中装着无底的深渊 身体随风飘摇 灵魂摆渡着一首老歌 在黄昏与水天的尽头起舞 我把文字装进浪花 化作极光冲破昏黑的夜色 于心灵点亮一朵朵盛开的娇颜 图片发自简书App

极光乐园

极光乐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梦的尽头 有一缕光,她轻盈飘荡 比阳光绚丽,比月光丰盈 时而妖娆时而恬静 轻宽衣带,舞过心灵的眼睛 色彩倒映 天空下聚集了一群流浪的拾荒者 他们把理想点燃 就在这里在世界的起点 祭出灵魂之手高举火炬向天地书写 蔓延至世界的终点 梦的身前 你的梦渐渐走入她的心里 她的世界也为你的梦涂抹航线 梦想摇曳的游乐园 每个人都是最可爱的

过客

过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整理记忆的行囊 翻看着我的过往 城市的骄阳 照不到我的忧伤 躲在街道的拐角 守着一只流浪的猫 鳞次栉比的楼房 闪烁着冷漠的光芒 霓虹灯下是游走的灵魂 灯红酒绿也难掩心头的焦虑 我只是一个过客 带不走这里的芬芳

羌塘 羌塘

羌塘 羌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羌塘 羌塘 ——致敬《七十七天》 我曾有个梦想 和你穿越羌塘 天边雪山圣洁 眼前湖水空灵 羚羊矫健飞越 雄鹰自由翱翔 哦,羌塘 是我诗的远方 哦、羌塘 是我梦的徜徉 在我灵魂深处 那遥不可及的地方 扣紧你的双手 一起去往朝圣的天堂 也有风沙漫漫 有时冷月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