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网-带你快速走向大师之路 解决你在学习过程中的疑惑,带你快速进入大师之门。节省时间,提升效率

玉门关(敦煌玉门关)

玉门关,始置于汉武帝开通西域道路、设置河西四郡之时,因西域输入玉石时取道于此而得名。汉时为通往西域各地的门户,故址在今甘肃敦煌西北小方盘城。元鼎或元封中(公元前116年一前105年)修筑酒泉至玉门间的长城,玉门关当随之设立。据《汉书·地理志》,玉门关与另一重要关隘阳关,均位于敦煌郡龙勒县境,皆为都尉治所,为重要的屯兵之地。当时中原与西域交通莫不取道两关,曾是汉代时期重要的军事关隘和丝路交通要道。汉班超久在绝域,年老思归,上书曰:“臣不愿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张岱《夜航船》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多哈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玉门关遗址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1] 

2012,大美中国行——西域之旅

2012,大美中国行——西域之旅 2012年4月,我带领五十多人的火车团从成都出发,前往兰州、敦煌、嘉峪关参观游览,途中饱览了祖国壮丽的山川;游历过神州大地上遗留下的珍贵历史遗迹;品尝了不同民族的特色美食;聆听了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发展历史;欣赏了古人智慧的结晶;这是一次收获丰富的文化之旅,这是一次饱览奇观的眼睛的盛宴。我第一次去到了古诗中提及的

听听那冷雨

听听那冷雨 听听那冷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冬天的冷雨,可是陌生而新鲜的。尤其在暗夜下,昏黄的路灯,寂寥的人群,枯立的落木,让人听出几分寂寞和清冷。 已然入深冬了,景色如水墨画:单调,悄然,无力无助。天地苍茫,萧瑟无语。如果恰好有一段隐痛,倒匹配这冬曰的基调。怆然而下的雨,音色悲凉,撩人心弦。天是灰色的,心情亦然。是该南飞度假了,见见久违的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关山月 李白 明月出天山①,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②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 高楼④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注释 ①天山:指祁连山,位于今青海、甘肃两省交界。 ②白登:山名,在今大同东北,汉时匈奴曾围困刘邦于此。 ③戍客:指戍边的兵士。 ④高楼:古代的闺

西北行

西北行 黄沙茫茫戈壁滩, 黑龙北度玉门关。 来日取的蟾宮桂, 一朝皇途何时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风掠过你的城池(外四首)

风掠过你的城池(外四首) 图片发自简书App 1:《风掠过你的城池》 在那遥远的,我们触摸不到的地方 无情的战火,刚刚燃起 失去家园的人们,开始集体流浪 驮着悼词的瘦马,一路向北 铁蹄碾碎泥土,尘埃生出的疼痛 又切切地,加深了三分 伏案而书的先生,铺开宣纸 在纯粹空白里,看一页页时光 细密的注脚,承载着沉重的故事 还没下笔撰写,季节已瞬间转换 就像一阵

羌笛三弄

羌笛三弄 西出阳关的笛阵绵长 绵长 劝君更尽一杯 将马鞭换作纷垂的柳 杨 吹不走玉门关经年的积雪 饮不干唐诗里上马的琼浆 带不走千年韶光里酸涩的眺望 羌笛一弄 醉了红颜 执手凝望 私语款款 羌笛二弄 远了关山 晓风残月 孤影依栏 羌笛三弄 云月霜天 孤鸿声里 望断乡关 青浦池塘春去春回 春又暖 镜中红颜依旧 庭前 彩蝶一双 一双 一双双 梨花小院深深闭 莫被笛扰 莫被笛

玉门关

玉门关 万里长风吹度的玉门关啊, 千年前照拂李白的关山月, 依然在祁连山的云海间出没, 却再也照不回大唐的关隘和烽燧。 惟愿生入玉门关的神勇班超啊, 大汉将军的威风气概终究要老去。 西域三十六国也已如过眼云烟, 我这就西出祁连,迎接你于阳光大道。 岁月流逝,岁月试图隐藏所有的痕迹。 眼前是广阔无边的茫茫西域, 身后是盛世汉唐的长安城池。 滚滚烟尘

游仙诗●美人慰我不须语,我自举杯慰婵娟

游仙诗●美人慰我不须语,我自举杯慰婵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引诗: 对话明月如知己,满饮芳醪。游仙若梦探芳踪,私语离骚。此为游仙诗也。 孤悬海外天,熠熠若等闲。 吐露清晖澄碧宇,冰心一片玉壶仙。 玉壶仙,酌不眠,举杯邀我醉花渊。 笑言我是酒中仙,对影苍茫水云间。 仗剑如电掣,走马如鸿翩。 明月凌空镜,我自出天山。 九曲龙蟠越古道,威雄虎踞步高巅。 虎

美得日常,美就永恒

美得日常,美就永恒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以不变应万变,坚持正确的理念。 以真诚的心,对待每一个人。 学水之善,上善若水。 水洗涤污浊是一种奉献,奔流到海是一种境界,海纳百川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美丽,更是一种大度。 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知人不必言尽,留三分余地与人,留三分口德与己。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积恶之家,必有余殃。 五绝提碧:

七绝 边塞诗 三首

七绝 边塞诗 三首 无题 胡雁横天汉雁还,春风吹度玉门关。可怜多少征人骨,换我江河一日闲。 忆凉州古战场 凉州古地聚寒鸦,一处斜阳又落些。千载烽烟黄土没,春来犹发数枝花。 请长缨 神州盛世不言兵,唯愿寻常度此生。如若烽烟今再起,自当投笔请长缨。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