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网-带你快速走向大师之路 解决你在学习过程中的疑惑,带你快速进入大师之门。节省时间,提升效率

小小弥生

弥生代表三月,是春天的开始也是希望的来临。

序幕

1998年的某日,良木在得知好友黑登去世的噩耗后,急忙回国。

朋友们一见到良木,立刻迎了上来。

“良木,你回来啦。”在来的路上一直想着该如何对良木开口的托什挤出了一个笑容。

“嗯,我回来了。”良木回应着,仿佛这样能够让好友心安。

第一章

黑登落葬了,大家的生活又逐渐归于平静。只有良木,一直郁郁寡欢。

“良木先生,经过诊断,你患上了重度失眠症。”拿着诊断报告,良木步履沉重地走出医院。

这几天,他一直在想,如果他没有召集这些朋友一起组乐队,黑登是不是就不会死呢?是他,都是因为他,黑登才会意外离世。对,是因为他。

想着,良木狠狠地抓了抓头发,又拿出打火机,把诊断报告销毁。

做完这些,他起身向家走去。

幼时父亲的离世让他在心中立下誓言:绝不能自杀。他知道,那些被留下来的人有多痛苦。

现在,他没有想过死,只想着能做点什么,为了黑登。

第二章

四年后,良木寻遍了各大医学中心,终于创造出一个孩子,一个女孩,叫弥生。

“有个孩子继承黑登的姓氏,他会开心的吧!”四年来,良木一直这样对自己说。

周围的朋友一直被蒙在鼓里,当他坚持把弥生交给黑登家人时,大家都纷纷劝阻。

“良木,这是你的孩子,你不能这么做。”

“是啊,她还那么小,就这样离开了生父。你难道忘了你父亲自杀对你的伤害了吗?”

黑登家也不同意他这么做,可是他坚持着,把孩子交到一个乳母手中,就逃命似的离开了。

良木一路狂奔着,耳边传来风的呼啸声。四年了,黑登走了四年了。四年间,他一直以完成这件事为唯一目标,本以为完成之后就会轻松许多,可是现在,内心仿佛越来越沉重了。

“该死,你到底在想什么?不能后悔,不能后悔!”他突然越跑越快,越跑越快,不给自己回头的机会。

第三章

三年后,一个小女孩正在街心公园玩耍着,被附近突然响起的贝斯声吸引了去。

“叔叔,叔叔,是你弹的贝斯吗?真好听。”

泰司闻声,看见是一个小女孩,惊讶不已:“你认得贝斯?真了不起呢!”

弥生不服气地嘟着小嘴:“你别小瞧我,我虽然年纪小,可是会很多乐器呢!我其中一个爸爸,就是贝斯手。不过,你弹得比他好听多了。”

其中一个爸爸……泰司敏锐地捕捉到了这句话。他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小女孩,“原来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啊……”泰司想着,心里却对小女孩点了个赞。

弥生瞧着眼前的男人盯着她看了许久,若有所思的样子,便料定他想岔了:“嘿,瞎想什么呢?我可不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我有五个爸爸呢,可幸福了!”

泰司被她逗乐了:“小小年纪挺聪明的,你刚才说我弹的贝斯比你爸爸弹得好听?我教你怎么样?”

弥生眼中划过一丝狡黠:“没问题,我还是叫你叔叔,你可不是我爸爸。而且,总有一天,我会弹得比你好听。”

“呵,小姑娘不简单啊!认识一下,我叫泰司。”

“我叫弥生,很高兴认识你。”说着弥生主动伸出了手:“泰司叔叔,你很绅士啊!还知道Lady First。”

泰司笑着跟弥生握了握手:“你也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一个小姑娘。”

第四章

五年过去了,弥生一面跟着四个爸爸学习钢琴、架子鼓和吉他,一面跟着泰司叔叔学习贝斯。至于那位也是贝斯手的森江爸爸,弥生也没有冷落,跟着他学厨艺呢。

五年前,当弥生第一次跟他们说自己新认识了一个弹贝斯很棒的叔叔时,他们都没有太过意外,毕竟弥生的每一天都充满着稀奇古怪。

这天,良木爸爸悄悄跟弥生说:“宝贝,一周后我们要举办一场演出,还会有重量级嘉宾登场噢!想不想来看看?”

弥生一听乐了:“太想了,良木爸爸,那位叔叔是弹贝斯的吗?”

“你就知道贝斯。”良木轻轻刮了刮女儿的鼻子,笑着说道:“其他乐器怕是都被你忘光了。”

此时良木的心里有些忐忑,泰司……泰司,会是那个泰司吗?

到了演出那一天,弥生早早地就缠着四个爸爸带她去现场,她早就想看看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位神秘嘉宾。“如果他是贝斯手,弹得比泰司叔叔还好的话……唔……那是不可能的,就算弹得好,我也只认泰司叔叔一个师父。”弥生在心里暗暗想着。

到了现场,各位爸爸忙着试音,弥生就跑去后台,一进休息室,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泰司叔叔,真的是你,太好了!不过,你认识我爸爸?”弥生一面说着一面搂着泰司兴奋地转圈。

泰司早就知道会在这里见到弥生。当他得知弥生是良木的女儿时,就跟她约定要保守这个秘密。他可不想自己这落魄相被良木看了去。

谁知,良木竟然会邀请自己一起演出,自己竟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泰司想着摇了摇头,又跟弥生玩闹了一会儿,这才背上贝斯准备登台。

整场演出,弥生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上的几人,目光在他们之间流转。刚才泰司叔叔没有告诉她他怎么会认识自己的爸爸,回想起之前泰司叔叔央求自己保守的秘密,弥生心里狐疑着。

等到观众离场,弥生立刻跑上台,拉着良木的手道:“良木爸爸,你告诉我,泰司叔叔是不是乐队以前的成员?”

在场的众人皆是一惊,弥生太聪明了,可他们也没想到这个泰司叔叔会是他们的那个泰司啊。

看到良木有些愣神,泰司立刻走过来,一把抱起弥生道:“好你个机灵的小弥生,没错,我以前是这个乐队的贝斯手,而且弹得还不赖。”说着,有些洋洋得意地挑了挑眉。

“那你为什么会离开?”

“因为我们几个都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就跟他们约定,我一个人出去游历,再回来讲给他们听。你瞧,我这不回来了吗?”泰司笑着说道。

弥生看着除了泰司之外若有所思的其他几人,便知这不是真的。也不揭穿,点了点头就跟着他们去庆功宴了。

某天,泰司和弥生还像往常一样在街心公园练琴,弥生突然小声问道:“泰司叔叔,你怪过良木爸爸吗?”

泰司转头看着一脸认真的弥生,状似不满道:“说什么呢?练琴不专心可是要被罚的。”

“你是被良木爸爸亲自开除的,对吗?”

泰司知道逃不过了,叹了口气,轻搂着弥生道:“我一直记得是他亲口告诉我,我被开除了的事实,而不是他亲自开除了我。你明白了吗?”

“所以,你并不怪他?”

“那时候年轻,知道自己被开除了,当然会愤怒,还跟他打了一架,打过之后我们又抱在一起哭。怪谁呢?只能怪我自己没出息,离开了乐队混成这个熊样。”

泰司低头瞧了瞧自己,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抬头盯着弥生道:“弥生,答应我,不要因为我责怪你的爸爸,知道吗?”

弥生看着他,无比郑重地点了点头。

第五章

从那之后,弥生也没再见过泰司叔叔,只是通过几次电话。电话里,泰司叔叔兴奋地告诉她,他要结婚了,正在准备婚礼呢。

弥生也在这头为泰司叔叔的婚礼出谋划策,她高兴极了,泰司叔叔终于有家了。

这天,正当弥生在厨房尝试着为泰司叔叔的婚礼准备的各种糕点时,森江爸爸来了。

弥生没有注意到森江脸上沉重的表情,直接将他带进厨房,急切地问道:“森江爸爸你来得正好,快帮我看看,泰司叔叔的婚礼用哪一种糕点比较好?”

许久不见森江爸爸回话,弥生这才抬头看了看森江。“森江爸爸,你怎么了?”弥生感觉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弥生,你泰司叔叔他……过世了。”

“什么?泰司叔叔过世了?这怎么可能?我们前天还通了电话。他很好,在准备婚礼呢!”弥生并不相信森江爸爸说的话。

看着森江,弥生的声音逐渐变小。她知道森江爸爸是不会骗她的,更不会拿这种事骗她。

“你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天知道,得知这个消息后大家有多悲痛。尤其是良木,在痛失黑登之后,又失去了另一个伙伴,现在的精神状态直线下降。

森江在这里陪伴着同样悲痛的弥生,大家在另一边安抚着备受打击的良木。

“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黑登是这样,现在泰司也是这样。如果当初我没有组建乐队,大家现在都会过得更好。”良木又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他快疯了,觉得自己就是灾星,总是把恶运带给身边人。

这边,弥生确认了事实之后,一言不发地回到房间,拿出那把泰司叔叔送给她的贝斯,静静地弹着。就好像这样做,泰司叔叔就会立刻出现,纠正她指法上的错误,再板着脸教训她一通。

弥生弹了好久好久,“泰司叔叔你怎么还不出现啊?新曲子我还没有完全学会,你怎么能走呢?前天电话里你不是还说会尽快赶回来教我吗?”

森江看着完全沉浸在贝斯旋律中的弥生,不忍心叫醒她,只在一旁陪着。

不知过了多久,被注射了镇静剂一直昏睡着的良木醒了过来,刚睁眼就急忙问道:“弥生在哪里?她还好吗?”

托什快步走过来,握着他伸出的手道:“你放心,森江陪着她呢。”

“我要回家去,弥生在那里。”良木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托什无奈,只得开车送他回家。

还没进门,就听见了屋内传来的贝斯琴声。托什看了看身边一脸自责的良木,叹了口气,这父女俩难道都要如此坎坷吗?

陪着良木静静地走到弥生身边,谁都不敢先开口。“弥生,爸爸回来了。”还是良木轻轻地说了一句。

弥生仿若未闻,琴声也没有断。三人眼神交汇着。他们都知道弥生有多敬爱泰司,现在却……他们该如何陪伴弥生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呢?

送走了森江和托什,良木独自回到了弥生的房间。“弥生,你已经弹了很久了。歇一歇吧!想吃什么?爸爸给你做。”良木小心翼翼地问道。

正当良木以为弥生还是不会回答时,琴声戛然而止。看着他的是一双冰冷的目光:“泰司叔叔死了,合你意了?”

良木一惊,不可置信道:“你在说什么呢?泰司是我最好的伙伴,他过世了我当然很难过。”

“难过?难过你会开除他?难过你会这么多年不闻不问?难过你会自己锦衣玉食却任由他睡在街心公园?”

良木用力抓住身边的柱子,努力稳住身形,颤声道:“这是谁告诉你的?不,这不是真的。”

“现在死无对证了就想否认?难道泰司不是被你开除出队的吗?就算他不是你杀的,也是你亲手将他推向了毁灭。你知不知道最后一次见面时泰司叔叔叫我不要怪你?而你,又做了什么?”

看着眼前气呼呼的面孔,良木觉得陌生极了。这还是他的宝贝弥生吗?良木突然觉得视线模糊起来,大概是还在做梦吧,梦醒了,弥生就还是那个会蹦跳到他怀里的宝贝。这么想着,良木倒在了地上。

良木是被电话铃声叫醒的,醒来揉了揉眼,才发现自己竟然睡在地上。摸索着手机,接通,放在耳边。“良木,谢天谢地你终于接电话了!弥生搬到我家来了,不过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好她的。那个,你还好吧?”

把手机放在眼前,看到来电显示的是森江,这才反应过来:“你说弥生搬到你家了?也好,照顾好她。我没事。”

匆匆挂断电话,良木才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弥生,唉,她怕是不愿再见到自己了吧!

刚想着,弥生回来了。昨天还没做好的糕点,她要带到森江爸爸家继续完成。看到呆坐在沙发上的良木,弥生犹豫着向前:“昨天,我很抱歉,我不该那么冲动。不少人在网上说黑登爸爸是因为你而死的,我不相信。也有人说泰司爸爸是因为你而死的,我也想说服自己不要相信。可是,他是被你开除的,其中缘由你至今没有公开。我很想相信你,可我又该怎么相信你?”

“弥生,我……我一直以为,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对你并没有好处。”

“可是现在发生了这件事,我真的很想知道真相。你不是常说,祖父自杀却没有给你留下只言片语解释他的行为你很愤怒吗?现在我的心情,你也能够理解吧?良木爸爸,告诉我吧!”

良木内心挣扎着,双手抱着头,良久,缓缓抬起头,对上弥生那充满期待的双眼道:“对不起,我不能说。”

眼看着弥生从期待到失望,良木也无可奈何。想了想,伸出手去,想给予弥生一丝力量,却被弥生避开了。“我告诉自己,只要你说,我就相信你。看着你们以前的录像和照片,这些都显示着你们有多么要好,我真的很想相信你们是要好的。”

“弥生……”“别说了,我需要一点时间。”

第六章

从那以后,森江每天都会向他报告弥生的一些情况。其实弥生以前也不是没有在森江家住过,可是这次……虽然良木和弥生都没有说明原因,但是大家都隐约觉得,可能跟泰司的死有关。也就不敢多问。每次只要有人提及此事,良木总是轻快地回答:“弥生只是被咖喱辣到吓跑了,就像我之前常做的那样。”这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弥生最近的琴艺又长进了不少,额……尤其是贝斯。她现在还写了几首摇滚曲呢,你闺女厉害吧?”森江在电话那头笑着说道,他是真心想帮忙缓和良木和弥生之间的关系。可是……旁观者难做啊……

良木在电话那头展露出笑颜,七年了,弥生还是不肯原谅自己。其实他也不知道弥生是怎么想的,最近也肯回家住几天了,偶尔也会跟他说说话。可是,到底不比从前了。

几个月后,为纪念泰司七周年祭的摇滚乐专辑正式发行了。这是弥生为泰司准备了七年的大礼。七年里她苦练琴艺,就为了这一刻。

“弥生,不错,干得漂亮!”几位爸爸都来了,也带来了良木的贺礼。“额,良木他……可能,有事来不了。”托什小声说道。

弥生点点头,她知道,良木爸爸是不会来的。良木爸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告诉过她,她的那位祖父从来没有让良木爸爸不开心,所以良木爸爸也从来不会让自己不开心。只要是自己不想他来,良木爸爸就不会来。

这七年来,良木爸爸也一直遵循着这一条。

看了看门外,弥生强行拉回了自己的思绪,与众人接着笑闹着。

结束之后,只有四位爸爸和弥生的庆功宴上,大家交换了眼神,森江斟酌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弥生,其实,那件事,不能怪你爸。当初开除泰司,他也很难过。为了乐队的前途,他不得不这么做。”

“我听说他曾经把我送到别家了?”

弥生突然的一句话在四人心中炸开了,大家皆是一惊,就怕弥生对良木更加怨恨。

还是托什小心翼翼地开口道:“这事,我们都不同意,也不好替你爸开脱。可是,他也很痛苦,刚离开黑登家就又跑了回去,说什么也不肯再把你送回去了。你不知道,他当时嘴里一直嘟囔着‘这是我的孩子,没错,是我的孩子’。”

“谁说怪他了?你们紧张什么呀?我虽然没有见过黑登爸爸,可我也很喜欢他啊!”此时弥生的眼里又划过一丝狡黠。大家只顾暗自庆幸弥生没有追究此事,都没注意到她的神情仿佛又回到了七年前。

正说着,门开了。良木走了进来。众人更加惊诧:“良木,你不是说不来了吗?”说着都看着弥生。良木是从来不会违背弥生的意愿的,今天能来,难道是……

“当然是弥生邀请我来的。”良木有些得意道。

看来这俩人是和好了,大家这么想着,不觉高兴起来。

之后的某日,弥生约着良木一同去给泰司扫墓,此时狂风大作,良木对弥生说道:“瞧吧,这就是你泰司叔叔,整天就想着吵架,说不定还想着动手呢!”

“泰司叔叔可不会跟我吵架,更不会跟我动手。良木爸爸,这风怕是刮给你一个人的吧?”弥生呵呵笑道。

“那又是谁,弹错了挨骂,还跟我说‘泰司叔叔可凶了’,嗯?”

“肯定不是我,你没看我最近弹得多好吗?”

……

父女俩一路说着,声音渐远。